陕西党校副校长艳照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牧仁家的狗价天的吼叫,四下明晃晃的一片火把,让苏萌完全看不清来人的模样,羽凌则不同了,他立刻看清了来人的容貌随后,脸上出现了一抹喜色。{看最新章节请到:}

“哥哥!”苏萌在看清了来人的一瞬间飞扑上去用力抱住他。

风景麒微笑着回抱着女孩的拥抱,可是下一秒钟她看到了苏萌的脸,惊得周身一颤!这哪里还是那个陕西党校副校长艳照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倾城绝色的大美人儿风倾颜?根本是那个被恶姐姐刚刚毁了容的样子!

同行而来的吕宗瀚和他的死党们也纷纷愣住了——记忆中风景麒的妹妹是个容姿端丽的美女,怎么现在变成这模样了?脸上布满了被某种火焰烧过的伤痕,又红又肿遍布全脸,一只眼大,一只眼小,鼻子和嘴角都是歪曲的,面部极其骇人!

“姑娘啊,你的脸这是怎么了?”蛮族一向是那种有话直说不会隐瞒的种族,吕宗瀚见苏萌这番样子,多少露出诧异,立时发问道。

“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你们害怕了吗?”苏萌毫无矜持地歪头一笑,这张骇人的脸却是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竟然毫不介意他们诧异的目光,这倒让吕宗瀚多少萌生了些奇妙的感觉——这个姑娘,真是奇怪,从前她貌如天仙的时候,还真没注意到这个姑娘有什么特别之处,现在她这副鬼样子,自己竟然觉得她哪里还有些特别之处。

吕宗瀚收回自己的思绪,将目光转向自己的老友羽凌。

“啊羽凌!欢迎你来到瀚州,我们差不多有五六年没见了吧!你吃什么仙丹妙药了,居然一点都不显老!”吕宗瀚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重重的拥抱。

羽凌笑着回抱他,却在瞬间冲着风家三兄妹使了个眼色,随后向吕宗瀚介绍道:“苏赫巴鲁,给你介绍,这是我远房的堂兄羽潇!兄长,这是蛮族青阳世子,吕宗瀚。”

雪逸辰知道他隐瞒自己的身份是为了安全,只做摇头一笑,随后上前按着蛮族的规矩冲着吕宗瀚按胸行礼,并说了一句蛮族的语言。

苏萌完全听不懂,可吕宗瀚却是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他上去亦是给了一个重重的拥抱。

雪逸辰脸上虽划过一丝诧异,到底还是回抱着这个高大的蛮族世子。这半天牧仁和他的三个孩子才是满脸惊讶地从草原包走出,见自家杀进来乌泱泱一群人,

“几位能人也是来投靠我青阳部了吗?太好了,大战当即,我还真是华族说的话,求贤若渴呢!”吕宗瀚长话短说,一手携着雪逸辰一手拉着羽凌,“走走走,我给你们羽人准备好了上好的瓜果,一咬汁水四溢!”

牧仁瞪圆了眼睛,他身边的孩子们亦是眼睛圆睁。

“对了,这家人也一通迁走!我不想暴露贵宾的位置给澜马部。”吕宗瀚说这话时,是对着自己的一个部下,“还有,那个杀死阿古拉的臭女人!我必让她付出代价!”

…………

蛮族青阳部都城,北都城。

这是一座奇怪的都城,重重叠叠的围墙之内,却不是节次比邻的房屋,而是宛如雨后蘑菇的纯白色草原包。蛮族人生活于此,看上去十分安宁祥和。

蛮族陕西党校副校长艳照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大君军帐位于这座都城的中心地带,吕宗瀚带着苏萌他们靠近的时候,才是看见穿戴整齐的蛮族军士列队于此,他们最先看到了吕宗瀚,齐齐整整地冲着他行礼致意。

“起来吧,青阳的男儿们!”吕宗瀚冲着他们颔首致意,才是带着苏萌等人走进了蛮族大君的军帐。

吕宁阳,这个听上去多少有点书卷气的男子,乃是整个蛮族的首领——蛮族的建制很怪,一方面他们一共有五个部族,却又偏偏设立蛮族大君。而大君跟羽族的羽皇,华族的皇帝是一样的,而蛮族的五个部族,显然是瀚州的诸侯国。

苏萌深深地吸了口气,她这一路上都在猜测,这位蛮族的“皇帝”大君到底是什么样子,现下贸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多少有点底虚。不过,连羽皇都见过了,这个大君到底也算不得什么了。

帐中温暖似春,小火温着热酒。地上铺着个豹子锦毯,散发出一股虎狼之威。一个身披绒毯的男人正坐在桌前处理着各种堆积的文件。

他忽然抬起头,冲着正走进来的吕宗瀚甩出一卷羊皮纸,已倏然站起。

苏萌从来没见过这样凶神恶煞的面孔,站在那里的蛮族大君吕宁阳,简直比世子殿下还要高大和强壮!他的脸,是那种古铜颜色,从眼角之处蜿蜒而下一道深深的疤痕,遥遥看上去简直让人心惊胆战!不过,比他这倒疤痕更加惊悚的是他的双眸。苏萌突然想起了初中语文课本上的《武松打虎》来:这不是吊睛白虎是什么?

她周身一抖,才是缓缓回过神,却见吕宗瀚面无表情地从地上捡起那卷羊皮纸,低眉看着,片刻,他面无惧色地迎了上去,竟是躬身下去,冲着蛮族大君行叩拜礼。

帐中寂静异常,吕宁阳的几个幕僚缄然不语,都停下了手上的活,所有的人把目光转向了吕宗瀚和他的这些部下以及朋友们。燃着的一支牛油巨烛蹦了个火星,“啪”一声响,竟格外刺耳。

苏萌简直觉得气氛要结冰了!她忍不住四顾自己的同伴和吕宗瀚的那些部下,却见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蛮族大君身上。

苏萌无奈,也万分不情愿地将目光转了过去,可她却发现自己并不想跟这位“吊睛白虎”对视——可是就在这一瞬间,苏萌忽然有种感觉:这位大君,似乎跟世子殿下的关系并不好!

怎么会这样?

如果关系不好,为什么还要定他为继承人?她侧目看着跪在地上的吕宗瀚脸上并无多余表情,心底划过一阵阵不祥的感觉。

难道又搅进蛮族的家事里面去了?苏萌有种非常不爽的感觉,她悄然伸头到羽凌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师父,我觉得咱们过来,简直有种搀和别人家事的感觉。是不是……”<!--章节内容结束-->

<center></cent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