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睡让滑进去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一个老人走上擂台来到台中央拿起扩音器道“老夫吴凡是本次大赛的裁判,现在请各班代表队的队长上来抽对战顺序。”话音刚落,待战区八个身影“嗖嗖”的飞上擂台,擂台上诺尔那一头金色长发和英俊到令人窒息的脸庞与身着黑色斗篷的霍哲铭在人群显得格外显眼,坐在内院学员席中的萧念灵望见后,对着坐在一旁的冷艳女子不断地念叨“令狐姐你看,那个金发的男孩是我弟弟诶,怎么样帅不帅,厉不厉害!”这个被萧念灵叫做令狐姐的女子仔细看长得与令狐天有把成的相似,她就是令狐天的姐姐令狐雪儿,令狐雪儿挣脱开不断摇晃着她的萧念灵无奈地道“好了好了,灵儿我知道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闹。”萧念灵对令狐雪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这才转过头去不在喧闹。

班级之间顺序一会儿就定了下来,对战顺序是第一局二班对八班,,第二局一班对五班,第三局四班对七班,第四局三班对六班。台上的吴老干咳几声对着扩音器向台下宣布懂啊“现在初赛第一局正式开始下面请二班出赛队员八班出赛队员上场。”“噌噌”两道人影立刻飞上台去,这个擂台可是一个展现自己实力的好平台没有一个人想放弃让自己出风头的念头,参赛二人不甘示弱的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擂台中央,吴凡站在二人中央道“二人行礼,比赛开始!”两名选手闻言退后一步,二班的队员先道“我叫孙艺请多指教。”八班的选手躬身回礼“陈晨”,话音刚落吴凡一手挥下,比赛正式拉开帷幕。

两班选手在比赛开始的第一瞬间就释放出自己的兽印并与自己的战宠合为一体进入备战状态,孙艺的战宠是一匹马,与战宠合体的他俨然变为一个半人马手手持一柄长弓,鼻喷粗气四只马蹄焦躁的在台上踱来踱去,他的兽印是黄黄绿,三个低配制兽印(在这里修改下:前面出现的青色兽印都改为绿色),修为只是普通的三印兽王罢了,另一边的陈晨他的战宠是一只巨鹏,合体后的他背扇一对巨翼浮旋在离地面数十米的空中,不断地观察着孙艺的一举一动,他的兽印配制虽然不高但相对于孙艺来说他就占了优势兽印为黄绿绿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三印兽王,他们俩的级别虽然在高年级和内院的学员眼里看起来不是很高但是对于普通的民众来说也是强者一般的存在了,场下民众席中传来一声声惊呼。

只是眨眼的功夫,陈晨动了,此时他的黄色兽印也随之亮了起来,伴随着巨大气流,他从空中俯冲而下目标直指孙艺,当他在离孙艺还有十几米的距离时整个人开始快速的旋转起来,渐渐变成了一个尖利的风矛戳向孙艺没有一丝手下留情的意思,这就是陈晨的第一兽印的斗技“风之矛”,而与此同时身为斗技承受者一方的孙艺也迅速作出了反应来抵抗这次攻击,只见他身上那枚绿色兽印亮起,一根被火焰包裹的箭矢出现在孙艺的长弓之上,只见孙艺将弦拉成满月“唰”的一声带着滚滚热浪的火矢飞向陈晨,在陈晨周围的风流由于火矢的原因全部燃烧起来,风矛因此转变为了火矛,陈晨的轨迹也因此改变撞在了擂台的一侧,顿时烟尘弥漫,过了许久烟尘渐渐散去,陈晨一脸狼狈的从地面上爬起,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焦味,看来孙艺刚刚的一击还是成功的对陈晨造成了伤害。

孙艺抹了抹嘴角溢出的鲜血,刚刚陈晨的一击看似并没有打在他身上,可两个斗技的碰撞产生的冲击力还是将孙艺震伤。没有丝毫停顿,陈孙二人之间的战斗又开始,这回陈晨意识到不该在这样拖延下去了,这场战斗持续时间越久越对自己不利,应当一击制敌,否则自身的斗气支撑不起如此之多的消耗,说时迟那时快陈晨的绿色兽印瞬间亮起,他使用了目前他自己拥有的最强斗技“风魔乱舞”这时的陈晨化出数十个分身隐入气旋之中,开始不断对孙艺发起出其不意的偷袭,孙艺在这难缠多变的攻击中败下阵来,八班首先拿下一场胜利。

台下坐在二班首位上的青年在孙艺下场后立刻飞上擂台,一看便知他就是二班的代表队队长,没想到只是第二场比赛他就上场了。二班队长上台行礼“落离”陈晨也回礼躬身“陈晨”,落离道“陈晨是吧,你要小心了,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陈晨不屑地回到“这是我要对你说的话,做人不要太过自大了!”落离没有在接着说什么只是看着陈晨笑了笑放出了自己的兽印黄绿绿黑四印兽尊!陈晨顿时瞳孔一收,虽说早知落离肯定是兽尊级别的但是亲眼验证过还是不由得紧张了一番。这场比赛毫无疑问,必定是落离获胜,要知道这两个人可是整整相差了一阶啊,只要没有什么特殊本领越阶挑战等级低者必输。比赛没进行多久,结局就发展成了众人所猜想的那样,只不过落离仅仅用了一招就将陈晨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就这样二班与八班比分一比一平。

这时八班的队长也上台来抱拳道“叶宇”,落离回礼“落离”,正当落离转身退到擂台一边时,叶宇道“落兄不如我与你来一次赌斗如何?”落离一听来了兴趣道“哦?不知叶兄想要怎样的赌法?”叶宇见落离如此回答便知道可能有戏道“这比赛若是我输了我就代表我们班个人赛认输,若是你输了,你就得代表你们班个人赛认输如何?”落离暗想:这人不会是有病吧,我们俩都是各自班级的队长,队长都输了队员打什么不一样输,这样赌有什么意思……心里想归想,但落离嘴上还是答道“好,就这么办吧。”叶宇听到了想要的答案也开始认真对待起比赛来,叶宇的兽印配置与落离相同一样的黄绿绿黑,那么也就是说这次比赛比的并不是单纯上的修为比拼了,而是比二人之间谁的技巧更加高超。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www..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