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嘿咻发声动态图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胆,你送本将军去死,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界,也敢大言不惭。白骨见对方出言不逊,顿时咆哮起来。

其实这个少女就是钟静,刚才白骨将军逃走之后,钟静隐在暗处一路跟踪而来。见白骨停在树下疗伤,料想应该是在到了阴风谷的地界,所以才敢如此大胆的停下脚步来。

现在听白骨说到什么地界,钟静心中顿时忍不住窃喜起来,等的就是这句话。

这是什么地界啊?小女子初来乍到,不懂这些东西。钟静故意装傻,想从白骨的口中套出灭世宗的具体地址。

你这个小丫头,真是不知死活,这里是灭世宗的地界,你以为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吗。白骨傲然的道。

灭世宗,什么叫灭世宗啊,小女子不曾听闻,灭世宗很厉害吗?钟静继续装作不明就里。

什么,你连灭世宗都不知道?那你还说要杀我。这下轮到白骨傻眼了。

对啊,我看你长得满脸横肉,不像好人,所以就打算杀了你。不过我现在对你说的那个灭世宗很感兴趣,如果你能仔细的给我说说灭世宗,也许我一高兴,就会放了你也未必。钟静开始给白骨下套。

你放过我?你个小丫头,你以为我怕你啊,哈哈,灭世宗就在离此处不远的阴风谷中,看到没,西南面的那两座山峰的之间,就是阴风谷。【文学楼】白骨用手指了指西南面的两座狼牙一般的山峰。

哦,原来就在那里啊,那请问灭世宗有什么了不起的?

灭世宗是当今四大魔门之一,我们宗主屠九天,江湖人称灭世魔君,功力高绝,举世也难逢敌手。

谷中有三大护法,个个都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人物,分别是我白骨将军,诡书生,玉面魔什等三大高手,底下还有魔兵魔将无数,小姑娘,怕了吧?

白骨话锋一转,又接着说:“其实你不用怕,只要你以后乖乖的服侍我,保证你今后穿金戴银,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可笑的白骨不知自己死期将近,还想贪图钟静的美色。

钟静冷笑一声,再次询问“就这些吗,还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如果没有,那就送你上路了。

什么,送我上路,你什么意思?白骨有点错鄂。

送你去死,明白了吗?钟静说完之后,极速的抽出赤霄剑,火红的剑身在夜空中显得异常的明亮。

不等白骨回答,钟静已是一招”阳阴二分“化成两道一阴一阳的剑气向白骨杀将过去。

白骨何时见过这等奇怪的剑法,莫说现在浑身是伤,就算身体健全,也绝难躲过这一招。

但白骨好歹也是久经战阵的老将,在江湖中也是有名的高手,见剑气朝自己袭来,慌忙运起功力护住周身要害,同时猛的跃起,朝树上躲去。

可惜的是,白骨如意算盘打得虽然好,但钟静的玄女剑法又岂是随意就能躲过去的。

白骨所躲过的只是那股阳刚的剑气,另外一股阴柔的剑气却是毫无声息的击中了白骨的腹部,甚至还没来得及惨叫,整个身子已然是断为两截,肠子内脏掉了一地,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

一招,仅仅是一招,钟静就将大乘初期的白骨将军给腰斩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客观的因素存在,毕竟白骨在与钟静交手之前,已经和楚东流以及宋玉瑶大战了几百个回合,又被王诩的剑气击伤了好几处,而钟静却是以逸待劳。

最主要的是,白骨一开始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天真无知的少女,并没有将其放在眼中,最大的失误还是轻敌,再加上白骨剑又被王诩的巨阙剑给击碎了。

否则以白骨应有的实力,钟静起码要在十招左右才能将白骨击败,若是想击杀他,那起码要三十招开外,而且一不小心可能还会被白骨逃走。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必再去深究,白骨将军已经为他的轻敌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钟静冷漠的走到白骨将军被斩为两截的尸体前,轻蔑的看了一眼这个恶惯满盈的妖人,然后用赤霄剑挑开白骨腰间的衣服,从衣服中找出一块乌黑色的牌子,上面赫然写着“灭世宗护法”五个篆体大字。

难道这个就是他们通行的腰牌?看来估计会有用,先收起来吧。钟静运起玄天心法,用力一吸,那块乌黑色的牌子顿时飞到了她的掌心。

钟静将牌子收好,又转身眺望了一眼远处的阴风谷,两座狼牙似的山峰,此时在夜色下显得异常的狰狞。

哼,等着吧,危害世人的妖魔,绝不会允许你们存在于世间。钟静冷冷的说完这句话,然后飞身往刚才跟王诩分别的地方而去。

王兄弟,你姐姐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意外?楚东流不无关切的问王诩。

不会的,放心吧,相信她很快就会回来。王诩应付着楚东流的询问,但与此同时,他自己心里也是十五个掉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这可是两年来,第一次与钟静分开这么长时间,以前他们都是形影不离的。

好像有破风之声传来,你们听见没有?宋玉瑶作为一个女孩子,心思还是比较细腻一些,远远的就预感到可能有人来了。

一定是姐姐杀了白骨将军之后转回来了。王诩在心里轻轻的祷告。

不一会儿从树林东面的树枝上,飘下一个青色衣服的少女。

那优美的身段,再配上秀丽的容颜,以及一身的英气,飘洒的青色裙带,在凌空的刹好,就如同仙子下凡一般,出尘而脱俗,又婉如夜空中的一朵幽兰,安静和高洁。

楚东流看见少女的刹那,顿时整个人就呆住了,虽然师妹已经美极,但和这个女子相比之下,就好像差了一大截。

当然并不仅仅是指容貌,而是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气质,虽然他师妹宋玉瑶,一身的气质也并不差,也算是战国春秋中屈指可数的绝色美女。

但和这位少女一比,就感觉好像有点容光失色了。

而宋玉瑶见到青衣少女的刹那,也禁不住一阵的惊奇,因为自己已经是天生丽质的绝色美女了,而眼前这个突然而来的少女,不仅在容貌上,甚至在气质上,都完全的将自己比了下去。

内心刹时就觉得很不是滋味,当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脸,然后又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知所措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