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和我做好爽

而此时,一间豪门五星级酒店客房里。

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正是杨树。他身上的伤已经被包扎好,安静地就像是睡着了。

上官诗音放了他的电话,一脸温柔的摸向他的脸。这个男人,即使现在脆弱不堪的样子,仍然不会失了一点的王者之风。

她嘴边带了笑,苏云那个女人,还是那么好骗啊……

她就知道谢文那个卑鄙的小人不能信任,他隐忍四年,蛰伏在苏云身边都没有任何动作,就在她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谢文还假惺惺答应不会伤害他。

如果不是她及时出现,那些**些一定会将他带走!虽然以杨树的身份,可能不会有什么,但难保谢文不会在那里又做什么手脚。

明明他们说好杨树出现就做做样子,没想到那些人居然下狠手,想要杀了他。一想到他胸前那又长又深的刀痕,及她过去看到时一身的血。她的心就一阵抽痛。

呵!

很好嘛。上官诗音冷笑一声。谢文,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

转眼,又是一年除夕。

河口二村到处洋溢着一片喜庆,早开的海棠已经红遍枝头,正迎着新春的第一缕朝阳怒放。

大年夜,苏家难得的团圆。祝家人来了,苏奶奶一大家子也在,大家聚在一起很是热闹。

叶素贞和着面,苏云在一旁用料理机打着馅。祝捷将菜洗干净切细,苏微就在一边帮助打下手,端碗递水。

这一餐,他们没准备出去吃,好不容易一家人齐了,就在自己家包饺子,方便又省事。

等饺子蒸熟端上桌,苏二宝已经迫不急待地拿起筷子吃起来,感觉到烫,又赶紧灌了一大口的饮料下去,呛了一口,心疼得苏奶奶一直在一边帮他拍背。

大家举过杯,苏微淡淡地开口了,“大伯家的房子太老旧,开年拆了重新修个三层的吧。”

一众人不明所以。

“家具家电也该换换了,到时候我买好让人送过去。”随之一笑,苏微又说道。

一众人惊讶不已。

“二宝年纪不小,也该考虑婚事了,到时候给你安排一个好工作。努力一点,争取明年带一个女朋友回来给我们见见。”苏微继续说着,也不管一桌子的人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好半天,苏大贵才从惊讶中醒悟过来:“微微,你……什么意思?”

这两年,他们再也不打敢苏微家钱的心思。知道她的脾气,他们是从来没在她手上占过便宜、讨过好,怎么突然就说这些了?

“奶奶毕竟把爸爸养这么大,她现在年纪大了。这么些年全是大伯照顾着,我们也该是时候为她养老了。”苏微很是平淡地说着。

有时候,你一直一直一直地对一个人好,她不一定念着你的情,还处处算计、针对你。可如果你一直一直一直就对她不好,有一天突然施以小恩小惠,她就感恩戴德了。

这就是人性。

苏奶奶对她家不好,可毕竟把苏大富养大还成了家。其实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苏微以前不肯妥协,那是她觉得这是苏奶奶应该的,毕竟她是苏大富的妈。

可现在不同了,她知道了苏大富只是她的养子,养育之恩大于天。苏奶奶本没有义务扶养他的,供他吃供他住供他娶了媳妇,还生下了她。

苏微一向恩怨分明,这些年,苏奶奶不仅欺负不了她家,气焰也小了许多。她年纪大了,苏大富应该赡养她了。

而且现在提出来,她会知道记住她的好。

其实她所提出来的,都很简单不是么?她家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了,拿着最不稀奇的东西,就可以换来别人对你的尊重和感激,没什么值不得的。

苏奶奶也是不敢相信地看着她,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她结巴道:“微微,这、这是……为什么?”

苏微笑得很恬静,这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看过的一面。一向以来,她**、强势,吃不得一点的亏,总是一脸张扬地对着他们。

她就算对着这些人笑,那也是带着算计,这样平和、安宁的笑。都不像他们所认识的人了。

就连叶素贞都觉得奇怪。苏微怎么突然转性了?

看了一众人,苏微并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做任何解释,只是笑着说:“有一件喜讯要向大家宣布,我怀孕了,快当妈妈了。”

“啊——?!”所有人都愣在那里。比刚才还要震惊百倍。

一桌人表情各异。

叶素贞的眼里有泪光,她的女儿也要当妈妈了,本是情理之中的事,可现在乍听,眼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犹记得当年还绑着两条小辫儿的小女孩子,曾经扑在她怀里撒娇的瘦小姑娘,一下子长大了。

她很欣慰,很高兴,很激动。

祝捷则是不敢相信地看着她,这事,他怎么都事先没有听她说过?很是激动地拉了她的手,一再向她求证:“微微,你说的是真的?”

苏微反握住他,点头,语气前所未有的轻柔:“是。我怀孕了。祝捷,你要当爸爸了。”

“太好了,太好了!”陈思洁嘴里一直在念叨。

这消息太来得过突然,对她的冲击也绝对不小。她儿子不小了,本以为还在他年少时就定好的姑娘,等不了几年就可以顺利嫁进来,然后她就抱孙子的,没想到一等就是那么多年。

现在突然实现,反倒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老公,我们要当爷爷奶奶了。”陈思洁也抹起了眼泪,看向一边的祝玮凌,这个消息真是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这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啊,微微。”苏大贵也由衷地说着。

苏微将脸转身苏奶奶,一脸认真地说道:“奶奶,你快有重孙了。不表示点什么吗?”

苏奶奶一听,原来,她还打着这样的算盘!早知道就不那么快高兴的。一下子,脸就跨下去了。

苏微轻轻一笑,又说道:“我记得当年搬家的时候,妈妈曾看到你有一块好玉。不如,送给你未出世的重孙吧。”

苏奶奶惊讶地抬了头,见苏微仍然带着笑,和之前的情绪没有差别。可是,她突然读懂了苏微眼里的含义。

难怪,她愿意对自己好了。

“你……知道?”苏奶奶不确定地问道。

这话在其他人听来,只以为是问她知道她有一块珍藏的好玉,可只有苏微明白,苏奶奶是在试探她,是否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苏微轻轻点点头,淡淡地回:“知道。四年前就知道了。”

这个时间显然和她刚才所说在她小时候搬家时不同,说明她真的知道了。

苏奶奶一下子像是卸下一挑重担,深深地呼了口气,她点头:“好,好,应该给的。”

苏大富的身份将会永远是个谜了,苏微也不准备追究她以前对他不好的事,现在还愿意为她养老,这块玉她没留着的必要了。

其他人也没注意他们谈话的内容,见气氛恢复如初,都高高兴兴提了筷子,“好了。我们先吃吧,一会儿凉了。”

苏微一下子成了国宝,这个家重点保护对象。

吃过饭,苏微拉了姐姐到天台看焰火。苏云有些担心地说道:“这里吵,会不会对小宝宝不好?”

苏微摇头,现在这孩子才小指头那么一点大。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吧?而且她相信,自己的孩子没那么脆弱不堪的。

她脸上带着笑,这个消息其实也是刚刚不久才得知。他们结婚已经快半年,一直就盼着有个小宝贝,前两个月她还时时观察,没有动静也就放弃了。

没想到一放松下来,ta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到了。生命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可以让你感动得掉泪。

以后,她的世界会多出那么一个小东西,她的目光会跟着ta打转,会为ta的喜而喜,悲而悲,怒而怒。

会在人群里一眼望到ta,毫不费力。然后,就一直移不开视线,这么看着ta一点点长大。

有一天,ta会对她说,妈妈,我会自己飞了。你放手吧。

也许她会流泪,但是却是高兴大于感伤。

后来,她将手里的线,亲手交到另一个人手里,希望ta替你继续爱ta、疼ta。

“姐姐,你爱他吗?”苏微收回思绪,拉了她姐姐的手,放在手心替她暖热。

姐姐的手还是这么凉,如她的心一样。多希望有一天,那个男人来为她种满鲜花,到时候,她的世界便如春天般温暖了吧?

苏云别过头,爱与不爱重要吗?她的心已经死了。

“有时候,眼见未必是真。”苏微又说道。

苏云疑惑地看着她,“他……去找过你?”

“是我找的他。”苏微笑。

那天的新闻她也看到了。问过苏云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反倒是看出来她情绪的低落,尽管答应了祝捷他们之间的事不参合,她还是瞒着他偷跑出去找杨树了。

苏云没有开口,她沉默着不知如何是好。

“姐姐,其实我有一个秘密。可以看到自己的前世。”苏微突然又开了口。话一出口,就有两行泪悄无声息地划过了脸庞。

苏云一脸惊讶地看着她,这事未免太过玄幻,苏微说的是真的?

“开玩笑啦。”苏微收了自己的情绪。

她相信,这么惊悚的事,姐姐一定会被吓得半死,还是烂在肚子里好了。不过,刚刚突然就说出来,心里一块巨石仿佛落下,再没有任何的负担。

“姐姐,对一个人好,并不是挂在嘴边,也不是时间就能考验。有一个人愿意默默为你付出生命,他值得你去爱。”苏微又说道。

苏云惊讶,她妹妹话里有话,在暗示她什么?“微微……”

苏微说有一个人愿意为她默默付出生命?难道,上次他并没她想的那么好,而是出了什么事?

“就像当初我没有一句解释的离开一样,如果我们之间有任何一方对彼此的信任不够,就不会有今天的**。”苏微轻笑着说道。

见苏云不答话,她又继续说道:“姐姐。爱一个人要用心。你想要答案,就勇敢一点,自己去找。我要回房了,祝捷在等我。”

笑了笑。苏微放开她的手回了房间。尽管她仍没能替她暖热,但是她相信,以后会有一个男人,代替她,一点点将她的心一并捂化的。

祝捷说得是,有些话点到为止。她才是妹妹,她相信自己姐姐是个聪明睿智、头脑冷静的人。

苏云立在那里,久久未能回神。

苏微进了房间,就被一个轻柔地怀抱拥住,然后抱起她,像是珍宝一样的轻轻放在床上,轻靠在床头。祝捷蹲在床边拉了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他眼里闪动着泪花,深情地说道:“微微,谢谢你。”

谢谢你,创造了一个生命,那是他们爱的结晶。

苏微眼角的泪一点点湿透枕边,从多了这个孩子起,她的心一点点柔软,变得更加多愁善感。她回握住祝捷的手,眼神坚定地回:“祝捷,也谢谢你。”

谢谢你,曾将日月分秒舍去,愿用白染发髻,催下轮相遇。

如果没有上一世他心甘情愿几十年如一日的守护与等待,也许不会换来他们今生的牵手。她很幸福,更是幸运。因为有他。

苏微牵起他坐到床边,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让两人互相对望。然后拉近,吻住。

……

天空的焰火还在绚丽的开放着,苏云立在天台心思繁复。

其实她在后来都想通了,杨树是个性格爽直的男人,他要对付一个人,根本不需要耍阴招。他曾经很直接地将她绑走,又爽快地答应放她,如果真想再次得到她,没必要那么多弯弯道道。

如果杨树的情形不是她想的那么乐观,那么接她电话的那个女孩子,她说的也未必是真的了。谢家所在的公司突然一夜之间倒闭,她曾想过是杨树做的。可苏微说了,看清一个人要用心。

她应该去找他吗?应该去问个明白吗?其实,她最想问的,还是他对她,是认真的吗?

苏云还在踌蹴间,手里的电话响了。

看着上面的名字,原来——即使再恨,她仍没有删除他的号码,这还不足以证明一切吗?

犹豫几秒后,她终于将电话接通……

五年后

轻风徐徐,小河边一大两小三人光了脚丫,一人提小桶,一人拿网兜,还有个摇摇晃晃地跟在他们身边。

“姨父,那里,那里!”稚气地声音响起,小男孩一脸惊喜地指着他们脚边水里的一尾小鱼苗。

只见男人迅速出手,手里的网兜十分精准地向着目标而去,很快将那想要逃走的小鱼网起,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装满水的小桶。

“哇!姨父你好厉害!”两个小孩子同时叫起,欢快地拍着手掌。

“那里还有!姨父,快啊!”小男孩指了指另一处,又叫道。

网兜再一次精准捕向小鱼苗,快、准、狠!成功又一次引得孩子们的欢笑。

“姨父好棒!你就是世界超级无敌大英雄!”小男孩由衷赞叹。

“哈哈哈……那是当然!”男人豪爽一笑,答得理所当然。

而他们边上,是苏云抱了个小婴儿笑得一脸温和。她不曾想到,这个过着腥风血雨的男人,也会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现在,她很庆幸自己终于勇敢了一回,没有再逃避,如果不是苏微的那一席话,她是不是就错过今生最爱的男人了?

当初,她看到杨树身上那布满伤痕的身子时,突然就什么也不想问了。这样一个男人,还需要用言语向她证明。.。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