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筱雨人体艺术写真

咳咳,我不会写虐文,但我觉得应该写几个小小滴番外,偶还是有良心的,于是,每个人都会有小小的番外~~~~

女一男一篇:有一天,齐琦和莫光闫正黏在一起,齐琦问“莫光闫,你能不能陪我。”莫光闫说“我现在不是一直陪着你的吗?”齐琦说“我倒是怕你结婚时新娘不是我”莫光闫说“那应该不可能了。”几年后,莫光闫结婚了,但新娘真的不是齐琦,齐琦出现在了那场婚礼上,是去当伴娘,莫光闫看都没看齐琦一眼,当神父说完时,莫光闫看着面前这个女孩,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毫不犹豫的说出了“我愿意”那边的新娘也是满脸幸福,也说出了我愿意,齐琦看着他俩,心里一阵阵的酸涩,他们交换了戒指,互相亲吻了对方,齐琦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她觉得,当莫光闫露出满脸幸福的看着对面这个女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要让莫光闫幸福,不过幸福不是她给。我想,我不是你的白雪公主,我会好好的-------齐琦------------------be女二男二篇:一次休假,齐莲和冷娄魂俞一起漫步在花园里,他们的手紧紧的握着,胸前的枷锁项链也都带着的,齐莲说“我印象最深的是你的搭配,我还记得有一次约会,我穿的很隆重,但你却是一身白衬衣和一条修身黑裤,那时我可觉得自己尴尬死了”冷娄魂俞只是笑而不语,他其实面部没有笑,但眼睛里则有满满的笑意,冷娄魂俞说“其实我觉得你嘴巴挺厉害的,原本我以为你笨,原来你不是太笨,当你在考虑的时候,我心一上一下的。”说完嘴角有一个浅浅的弧度,齐莲看呆了,她说“你长得那么帅,和我还是一个班的,你和我姐夫成为校草,那岂不是我挺卑微的啊”冷娄魂俞不再笑了,反而眼睛里充满了失落

三个月后----------齐莲又一次走在大街上,她知道冷娄魂俞不会再回来了,因为,她刚刚到马路上,看见出车祸的冷娄魂俞,把他送到医院后,医生经过抢救,出来对她说“心脏已经不再跳动,已经停止呼吸,生命体征全无,节哀”当她接到冷娄魂俞的骨灰时,她彻底绝望了,随后,她总是觉得冷娄魂俞在自己身边,耳畔总是响起他的声音,她在喝的烂醉的时候,总是觉得冷娄魂俞在帮她温柔的压被角,但醒来的时候,却是一场空,这样许多年如一日,当齐莲白发苍苍时,她倚在冷娄魂俞的墓碑前,她没有约过会,没有相过亲,甚至都没有出过上海,她就这样年复一日,终于到了白发苍苍时,她倚在冷娄魂俞的墓碑上,抚摸着旧照片,缓缓的,齐莲的嘴角流下一丝血,她安详的闭上了眼睛,两个人看似隔得远,其实是很近的。我觉得,此刻能感受到你,已经很幸福了,我来了,不要喝下孟婆汤,我怕,我怕你会忘了我---------齐莲--------be女三男三篇:冷娄歆一个人躺在床上,旁边还有他的余温,但是人早已不见,魏冰看着冷娄歆耳后的一个彼岸花刺青,想起自己,自己明明就对她很不好,还要这样对她,总觉得自己太愧疚了,魏冰总觉得自己不爱她了,就让她一个人睡在偌大的床上,自己要到凌晨五点的时候才回来,在旁边躺一会儿就走了,他穿好衣服,在楼下坐着,听见冷娄歆起床的时候,因为天气寒冷引发的胃疼,所以叫唤出声,但她尽力压抑,坚持着下来煮早餐,当那个鲜红的彼岸花再次显露在魏冰眼里的时候,魏冰心里好像有怒火在燃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原谅了,但却还是忘不掉,他走到门口,拨通了某个人的电话,在冷娄歆放学回来的时候,被人引到一个小巷子里,然后一个戴着黑色面罩的男人走出来,他衣着整齐,拿出一把匕首,抵住了冷娄歆的脖子,冷娄歆的眼里没有害怕,反而有期望,那个男人看了出来,怒火中烧,一下子划破了冷娄歆的咽喉,冷娄歆跌坐在地上,她用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看见那个男人摘下面罩,她看见是魏冰,欣慰的笑笑,双眼闭了过去,最后好像还呢喃着:谢谢你”魏冰泪水流了下来,把冷娄歆抱起来,走了回去,把她放到一座水晶棺里,自己也躺了进去,就这样,两个人闭着眼,两天过去了,魏冰脸上没有了血色,没有任何生命征兆,但十指相扣的手,充满了生机勃勃的爱意。让我的生命结束在你的怀里,我很高兴---------冷娄歆-----------beps:至于我为什么三个都会写be,是因为我觉得正文实在不虐,于是来了个虐虐的番外,高兴吧。

[小说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