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一天后可见

第二天,天蒙蒙亮她就醒了, 厚厚的遮光窗帘严丝密合地挡住每一缕光线, 见姚甜甜还在睡, 她直接在床上打坐,运转太极心法, 直到八点酒店叫早。www.wenxue6.com

当她早上九点和其它十名小倩候选者在大堂集合时, 已有人敏感地觉察出人数的不对, 小声和同伴窃窃私语, 而在她们坐上去城郊的大巴后,这些私语蔓延到整个车厢。

林声晚正闭眼调息, 忽然被身边人的手指戳了一下,她睁眼回望, 这位猫一样眼角微垂的女孩问她,“打扰了, 你不是我们组的吧?”

此时, 其他人或好奇或谨慎地投来异样的视线,林声晚大大方方地一笑,清楚地告诉她,“是评委把我从葛巾组调过来的。”接着, 她扶着前排座椅靠背站起身,环顾一圈车厢, 抬高声音说, “如果你们对三位评委老师的决定有什么不满, 现在下车还来得及, 毕竟——”

她展颜一笑,言辞却不留情面,“你们每个人能出现在这里,不都是评委们的决定吗?”

林声晚扯出评委的大旗,把女孩们噎得无话可说,但平白无故多一个极有优势的竞争者,有些人不准备就这么放下,而是显现出女孩们与生俱来的指桑骂槐功力,大声地模仿她的语气,配上一种尖酸刻薄的嘲讽腔调,“你们对评委老师的决定有什么不满吗?呵呵,以为自己是谁啊。”

“真好笑。”

“也不知道她给评委们下了什么蛊。”

“说得她好像赢定了一样。”

而原本坐在她身边的女孩,早已乖觉地坐到另一个座位去,引得其他女孩们的鼓掌和欢呼。

当然,也不是每个女孩都如此好战,就在她们声音越来越大的时候,一个沉静的女声突然插入,“萱萱,我记得车上是有摄像机的吧?”

那名“萱萱”低低地“嗯”了一声。

一想到自己的言行会被拍下来,方才鼎沸的人声顿时如雾遇阳光般烟消云散,大巴里充斥着这尴尬的安静,一路开向前方。

林声晚暗暗叹了口气,全国四大赛区,曾有一个赛区冒出选手被欺凌的丑闻,华梦公司不得不替换掉该赛区的选角导演。她就是想让这些女孩们越演越烈,怒火烧昏头脑,叫评委瞧见才好,可惜车上还是有聪明人的。因为灵觉敏锐的她再清楚不过,车厢里根本没有什么摄像机。

没有摄像机,但有司机。汽车开到停车场后,前来迎接的主持人带她们穿过绿油油的水稻田,进入一处小村,土黄色的土胚房配着褐色的三角屋顶,在竹林间或隐或现,她们踏上小石拱桥,桥下流水清澈见底。

评委们在桥那端的空地迎接她们,魏老师板着脸像一块方砖,冯先生双臂抱在胸前,就连一向爱笑的童女士都抿起了唇角,这让女孩们不约而同地紧张起来。

“车上的事,我都知道了,”冯先生往前跨一步,面无表情地扫视着挤在一起的小鹌鹑们,“听说你们对我们的决定不满意?”

女孩们一改车上的嚣张,一个个低头不说话。

“不满意可以直接走人,原路返回,车子等在原地,”冯先生胖脸上褶子抖动,皮笑肉不笑,“有没有走的?有没有?”

没有人出列。

“既然不想走,就老实一点,听话一点,别闹出乌七八糟的幺蛾子,”冯先生这才舒展了眉眼,介绍旁边的两人,“这位是摄影师齐老师,造型师董老师,我们今天将要拍摄定妆照,但是和你们在电视、报纸上见到的不一样。”

十一名女孩将成为聂小倩,并与魏老师的男学生们拍摄四张不同主题的照片:初见、恳求、感激和结局。拍摄地点分别是竹林、屋里、屋外和桥上。

“因为有十一个人,所以每个人每个主题只有五分钟,”魏先生四平八稳地说,“我们会选出最好的照片进行评比,这一场,表现最差的三个人将被淘汰。”

“前三名最佳照片会放在聊斋剧组的官网上,开放浏览,请好好把握机会,”童女士补充道,“你们不需要刻意展现自己的美貌,而是要表达出一段故事,这是关键,记住我的话。”

女孩们纷纷点头,至于听进去多少,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在主持人的带领下,她们三三两两走进一间土胚房,阳光透过毛玻璃照亮室内,房里好几排衣架上挂满了古装戏服,水泥地上摆着一排排鞋子、扇子、面纱等道具,还有十一张简单的化妆台,数十名化妆师正朝她们微笑着打招呼。

造型师手拿一张名单,念到名字的女孩上前去听他设计的造型,然后拿到戏服和配饰,分给其中一名化妆师。林声晚粗粗一听,女孩们得到的戏服款式五花八门,但全都是白色,由此可见评委们的偏好。

当落到最后的她走到造型师身前,这位捏着兰花指的董老师抬起她的下巴,眼睛一亮,不由感叹,“长得真标准。”

标准?

没等林声晚露出诧异的神色,董老师便朝一边的化妆师喊,“小余,你过来。”

化妆师和造型师就她的脸型讨论几声后,便带她到衣架旁边,拿起戏服往她身上比划,最后选定一件摸起来像丝绸但肯定不是丝绸的白色戏服。

等她换好衣服,做好头发,方才第一个被叫到的女孩已出去拍照,在林声晚化妆的时候,其他女孩们也陆陆续续出去围观——尽管还没轮到她们,上完妆后,只有一个女孩还在穿鞋。

“你不出去吗?”见她穿好鞋后坐在镜子前发呆,正在照镜子的林声晚礼貌性地问了一声。

“她们又不是猴子,有什么可看的?”她转过头来,一双杏眼流转好奇的光芒,“就算是猴子,我也不想去看,人那么多,可吵死了,我叫岑念萱,你叫什么?”

看清她的脸后,林声晚心中微惊——岑念萱不是第一眼美女,但她穿上古装戏服,梳起头发,这样歪着脑袋看着你,那一言一行,一颦一笑,真的是一个活脱脱的、有灵气的古典美人。

“我叫林声晚,”她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谢谢你在车上帮我说话。”那名“萱萱”,想必就是她。

“这有什么,”岑念萱意兴阑珊地玩着手上团扇穗子,“原本也不关我的事,只是她们闹得厉害,吵得头疼,云姐姐才帮你解围,我就附和一声,不值得你这声谢,你若是要谢,就去谢她吧。”

“萱萱,萱萱,”门外跨进一名声音熟悉的女孩,又是一个大家闺秀类型的美人,这位“云姐姐”见还有人在,朝林声晚一笑后,去拉岑念萱的手,“赶紧的,快到你了。”

林声晚也抬步朝外走去。

这十一名姑娘,就容貌而言,唯有岑念萱和这位云姐姐是她最强劲的对手。

对手的表现如何,她自然要去亲眼看看才放心。

[……您自便,我走,可以不?]当时惘然见她一声不吭,再次打字催促问道。

“恭喜你自创武学成功,请为你的武学命名。”

[想走?]林声晚一边随便取了个“天行剑”的名字,一边原地复活还不忘在附近频道回复,[晚了。]

[系统]:恭喜玩家战自创武学天行剑,江湖乃是非之地,望大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池昊一看系统消息刷出,心生不妙,飞身急退。

他退得快,战的剑追得也快,一道雪白明亮的剑光自她手中电射而出,如同雷雨阴云中的闪电,以摧枯拉朽的姿态狠狠撞上当时惘然持剑的手肘。

[您已被致残。]

看到这条消息刷过,池昊当即卸下武器,拉开弓步,左手一拳击出。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林声晚比他更快,削其手肘后生生截住去势,于空中一扭身,施展天行剑法,避过对方拳风,一剑洞穿他的喉咙,在池昊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屏幕里白衣飘飘的当时惘然轰然倒地,装备金闪闪地掉了一地。

“靠!”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回事!”

“惘然你居然被秒了?喵喵喵?”yy里,见到这幕的工会成员都惊呆了。

“出bug了?”

“我觉得是那个什么天行剑的原因吧。”

“还等什么,帮副会长报仇啊!”

眼见自己会长被杀,其他人也不讲究什么江湖道义,一拥而上一阵乱砍把满血的战生生送回城,林声晚这时倒不生气了,她在主城复活,点开天行剑法技能描述。

[有几率触发自强buff,每死亡一次,全属性上升20%,三十分钟内有效。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战被杀了十四次,全属性是原来的1283倍,加上要害和暴击,难怪能一剑送当时惘然回城。

(h.ne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