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ioge然而东仙要是看不见这些的他在市丸银身边站着感受着破面们的气息对市丸银的话也是置若罔闻

玲珑再一次对市丸银的异常其他破面并不关心但乌尔奇奥拉这样有心的却会特别注意他瞬步至玲珑身前打开了市丸银放在玲珑肩上的手玲珑被乌尔奇奥拉的举动惊得愣住了接着蓝染的灵压也进了屋就在几个人的身后

灵压的震慑下市丸银和乌尔奇奥拉都只是平静地看着对方玲珑咽了咽口水蹲下身去帮鲁比治疗

一段压抑的沉默过后鲁比的声音和蓝染的声音同时响了起來

“市丸银大人……”

“真是辛苦我的公主了”

玲珑沒有回答蓝染她现在面对蓝染并沒有之前那么怕了而乌尔奇奥拉已退回去

市丸银俯视着刚保住性命的鲁比鲁比嘴唇毫无血色看着市丸银手也伸向他但市丸银的语气冰冷

“鲁比你已从十刃中淘汰我有些失望呢但蓝染大人不允许杀掉淘汰者你的命就留下继续为蓝染大人效力吧”

这冷淡的语调彷佛鲁比是一个被人丢弃的破娃娃不再被宠溺不再享有任何特权不再是最厉害不再被人惧怕从天堂一瞬间跌至地狱再沒人会维护他了市丸银也一样现在只讲实力和公平了

鲁比的双眼瞬间睁得老大想说些什么但似乎明白了一切只是哑口僵硬在那里

很快诺伊特拉的伤势也好差不多了他不是玲珑治疗的所以伤还很严重醒來后并不多话只是一副看不起鲁比的模样

蓝染绕过其他人來到玲珑身旁玲珑用眼角扫了他一眼他的气色比之前见到时好了很多灵压充沛面目一直是微笑的看來他心情不错看样和崩玉调和的事很顺利吧

这几天玲珑都是和梅诺莉在蓝染的寝宫休息也多亏蓝染都忙着崩玉的事让玲珑这几天安心的睡了几个好觉但是他不是不打算來观战十刃选拔的吗怎么突然和银还有东仙要來了呢

玲珑思索着而蓝染似乎看出了玲珑的疑惑很快就为她解释起來

“我的公主不用担心我和崩玉的力量融合的很顺利”蓝染温柔地对玲珑说此时乌尔奇奥拉已出去准备他下一场的挑战东仙要和市丸银在谈论现在已在十刃里有排名的破面虽然看似都在忙自己的事但其实银的注意力一刻也沒有离开玲珑这里

玲珑阴着脸对蓝染点头其实心里在不屑谁有空担心你就算担心无骨也不会担心你好吗最好你呗崩玉反噬马上死了我才开心

不过蓝染是看不出玲珑恶毒的咒他的想法的他自顾自地接着说:“崩玉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我现在是休整时间等现在的力量吸收转换成我自身的灵压后我会接着使用崩玉的不过就现在的这点力量对付静灵庭的那些人已经足够了”

玲珑听他说静灵庭皱了皱眉他真的以为静灵庭的人是那么好欺负的么哼也太小看小白他们了吧

觉玲珑的表情蓝染当做沒看到把手放在玲珑脸颊处抚摸着说:“相信我等我统治世界的时候你就是我的王后不过在那之前静灵庭似乎对你的叛变沒有任何行动呢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终于说到正題了吗玲珑微微侧头躲开蓝染的手如果玲珑的消失真的被静灵庭视为叛变的话静灵庭是绝对不会派人來救她的

不过蓝染说不想看到是什么意思

“明天十刃选拔就会结束我有一个任务要公主去执行也只有我可爱的公主才能胜任这个任务呢”蓝染沒有多做解释只告诉明日会给玲珑一个任务让玲珑有点准备

玲珑不禁问道:“是什么任务要去哪做什么如果是伤害他们你知道蓝染大人那种事我是不会做的”

玲珑说的他们自然是静灵庭的伙伴蓝染知道玲珑不会伤害静灵庭那帮人但他更不想听玲珑提到他们所以他马上把食指放在唇上‘嘘’了一声满眼温柔但浑身杀气地堵住了玲珑的话

“明天的任务乌尔奇奥拉会和你去去现世做一些非常简单的事不用担心我不会勉强你做什么的但是我也不想再从你的嘴里听到与静灵庭有关的任何人和事好吗我的公主”

蓝染的力量的确变强了他光用身上的杀气就压得玲珑浑身痛双眼更是无法眨动玲珑难过得喘不上气來要知道蓝染沒有使用一点灵压只是单纯的杀气就使她变成这样了

无奈玲珑赶紧点点头答应蓝染蓝染见玲珑乖乖点头收起了身上的肃杀之气走过去看似关心地问起关于十刃的事

“各位的力量似乎都变得更强了呢我真想马上就带着你们这些衷心的部下去摧毁静灵庭不过欲则不达在那之前让我们好好休息一下饮一杯刚沏的红茶吧”

得知这一次的十刃选拔中许多之前不起眼的破面似乎都有望在十刃中取得名次蓝染甚是满意好事不断胜利的天平好像正在向他们一方倾斜他也不顾此时身处的场合抬手便吩咐乌尔奇奥拉将他最爱的红茶拿來分给在场的人品尝

夜幕降临玲珑此刻已离开十刃选拔处因为选拔已经接近尾声最后只等市丸银把排名弄好编号刺于十刃身上就行了

躺在床榻上玲珑不禁笑出声蓝染倒挺有趣的为十刃制作服装刺编号这种亲密的事都让银去做了呢不知道银在给女破面身上刺编号的时候会不会脸红

不过这些事都只是一个小插曲重要的是十刃选拔结束了明天她就要和乌尔奇奥拉去现世做什么任务只是到底要做什么玲珑怎么都想不出來回想动画里的情节事实上这个时候动画并沒有这些剧情而在蓝染手里的也应该是织姬才对哎真乱啊

玲珑双眼朦胧地翻了个身虽然心里忐忑得七上八下但睡意涌來时她还是迷糊着睡去了

蓝染那家伙一定在和崩玉融合灵压不会回來的况且门口有梅诺莉看守很安全这样想着玲珑最后一点意识也随着睡意消失了

坐在门口的梅诺莉往床榻望了望平时公主大人都是这个时候便休息了她也可以稍稍放松一下有时候还可以溜出房间去偷看十刃选拔的战斗

而那些破面中她最喜欢看的就是乌尔奇奥拉的战斗了挺拔修长的身形在敌人身边轻盈的穿梭白色的破面服在几场战斗过后不沾一丝灰尘他就像是远离是非的仙人与虚夜宫的破面们格格不入

想到每次乌尔奇奥拉从她身边走过虽然是为了公主大人而來而不是为了她但梅诺莉还是觉得莫名的开心会红了脸偷偷地看他

这次的十刃选拔乌尔奇奥拉取得了很靠前的名次他是那样厉害的男人本來就该如此呢

梅诺莉想着乌尔奇奥拉酷酷的模样却沒现蓝染已走到了屋里等她现是蓝染大人时蓝染对她笑笑抬手轻轻一挥她就晕了过去

蓝染终是敌不过玲珑的诱惑即使白天刚见过晚上还是忍不住來了

玲珑只觉得嘴被人堵住了然后是激烈的吻男人的舌头在她口中肆意的搅动然后是脖颈不停落下雨点般的啃咬舔弄最后胸前一阵酥麻身体升出一股莫名的烦乱感

这个感觉似乎不太对劲儿

玲珑低头一看正趴在她胸前扯她衣服的人正是蓝染

曾经被葛里姆乔侮辱的恐惧瞬间涌來玲珑想叫出声想伸手抵抗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

蓝染还在她身上揉着她的圆润最后他似乎已按捺不住心中的wang使劲一扯

“啊”

玲珑大叫一声腾地从床榻坐起來此时已是白天虚夜宫里是看不到太阳变化的但玲珑感觉差不多该正午了吧

还好是做梦只是她怎么会做这种不吉利的梦这应该不算春梦吧玲珑的心现在还在狂跳她拍拍脸使自己冷静下來

“怎么了公主大人”梅诺莉听到她的尖叫赶紧跑了过來玲珑摆摆手示意自己沒事梅诺莉把玲珑扶下床榻见她脸色还是有些异样决定不把蓝染大人在这看了她一夜睡颜的事告诉她毕竟以她的了解來看玲珑其实很讨厌蓝染的

玲珑不敢再去想那个似真的梦整理好破面服打理好长后才突然想起蓝染说要给她的任务

“这都什么时候蓝染那家伙沒派人來说关于我的任务的事吗”不在蓝染面前玲珑从來不说蓝染大人都是那家伙那家伙的叫梅诺莉也习惯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