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熟妇素琴 全集

“这是怎么回事?!”

祝崆一掌合起,看着一红一白两道人影已经打的快的让人看不清,不由惊讶万分,根本还没有搞清楚情况。

“……”

这也不能怪祝崆搞不清情况,公子睿和公子睿都是黄阶以上的修炼者,而祝崆不过是逼近黄阶级,灵力这种东西神奇之处就是在于,灵阶隔了一阶,就是完完全全的两个境界。

祝崆就算逼近黄阶,但是对于真正黄阶之上的高手在过招之时,他还是根本不能看清的,故而到现在为止,他都根本没有看清楚跟公子煜对阵的人究竟是谁。

正当祝崆莫名之际,叶婉婉和弥月公子已经双双跳了出来。弥月公子先行一步一招逼向祝崆,叶婉婉则眸光一转,往沈殊方向掠去。

两人目光再次撞到一处,沈殊神情淡淡,看不出喜怒,叶婉婉则终于忍不住蹙了眉头,张口欲言,“你……”

还未说出口,沈殊黑眸忽地一深,往她身后撇去,叶婉婉看出端倪,霎时也转过身去,原来那血红的怪物已经趁众人不注意之时朝黑暗里挪去!

叶婉婉踯躅原地,她方才听见祝崆说道这怪物知晓出去的方法,心下也知道不能让怪物再次逃走,可沈殊在此,她同样是心有不甘。

焦灼之际,叶婉婉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冲交战一处的四人喊道:“那怪物要逃了,你们还打什么打?!”

四人同时闻言一愣,公子睿率先反应过来,虚晃一招,推开公子煜,红影落到叶婉婉身侧,抓住对方纤细胳膊道:“走!”

便带着叶婉婉欲先行一步追向怪物。

弥月公子见叶婉婉被带走,登时不悦,也跟着追了上去。祝崆和公子煜同时自半空落地,洞穴里灵力还未消散,两人对看一眼,公子煜清眸微亮,在祝崆的目光炯炯之中也最终道了声,“追!”

祝崆大喜,急功心切立即带着众人追上。公子煜抖了抖袍子,望着众人相继离去的身影,眼眸深了深,不知想到了什么,这才转过头,第一次冷声道:“他们都走了,阁下可以出来了。”

沈殊愣了一下,半响没有动弹。

公子煜又道:“阁下若还不出来,可不要怪本王用其他办法逼阁下出来了。”

香炉青烟袅袅,公子煜的脸色泛出凝重,原本清眸中也多了一丝阴狠。

沈殊想了想,这才从血池后走了出来。

两人四目相对,公子煜长身玉立,白衣若仙,见出来人竟是沈殊,忽地一愣,“怎么会是你……”

又见沈殊满身都打了绑带,狼狈不堪,长眉一皱,不由上前一步,话语急切,“沈小姐,你怎么会到这儿来?你不是应该在府中养伤吗?!”

淡雅的兰香飘近,沈殊下意识退了一步,淡淡道:“兰王殿下,我身上很脏。”

见公子煜明显又愣了一下,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准备继续靠近,沈殊叹了口气,“兰王殿下,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那个莫斯已经逃走了,您不准备追上去吗?”

“你叫我兰王殿下?”

公子煜的重点似乎跟沈殊的完全不一样,他淡淡看了她一眼,看见她胸口的纱布渗出血迹,眉宇轻皱,已经揣测出几分缘由来,“按照你的性子,伤口未好的情况之下是绝不会轻易动身的,难不成……你是被谁威逼而来的?”

这公子煜还是那么聪明……

沈殊无言,不置可否,公子煜已经继续猜出几个人名来,“是莲姨?还是白叔?还是……他们都有份?!”

语气中已经带着隐隐的怒意,沈殊略微惊讶的抬头,公子煜目光深邃似乎已经看到了她的心里,“看你的反应,就是她们了。”

见沈殊依旧无言,公子煜微微叹气,沉声道:“莲姨是看着我长大的,她的心思我如何不了解?她性子急躁,又早年失子,故而对我又十分重视,别说我进入皇陵几个时辰未出,就算片刻没有我的消息,她也会按捺不住出去寻找。”

“她今日这样对你,也是因为担心我,我知你心里有芥蒂,若是你不介意,我可代她向你道歉。”

公子煜说着弯腰就要行个大礼,沈殊往后跳了几步,莫名看了几眼公子煜,这才道:“兰王何必如此客气,时间紧迫,我们还是去追那只莫斯要紧……”

莲姨白叔逼她来到这个皇陵,公子煜一句代她道歉就可以了结此事?

顿了顿,她又道:“况且就算是要道歉,也应该是莲姨她们对我道歉,不用所谓的代替。”

她对事不对人,一向有恩必必报有仇必复,别人欠了她的,她也会亲自拿回来。

沈殊言辞犀利,黑色眼眸里绽放着淡定的光泽,公子煜定定看着她,最后莞尔笑了笑,“好的。”看样子,是默认了沈殊的说法。

几番闲聊之后,沈殊将小翠小虎等人一一介绍给公子煜,不等王萧林丁两人热泪盈眶,立即便拽了他们一同追了上去。叶婉婉她们已经追随莫斯有一段时间了,如果再不追上,万一在洞穴里迷失了方向可就遭了。

不知行了多久,就如同映照沈殊所想一般,眼前忽然多出了三道岔路口。

沈殊望着这迷宫般的洞穴设置,转头瞥向公子煜。公子煜也静静看了一会儿,同样将眼神放到了沈殊身上。

“怎么走?”

两个人同时问出口,双方都在对方眼中看出一丝讶异,随后又都翘起了嘴角。

沈殊小翠他们有五个人,加上公子煜就是六个人,按照道理来讲,分成三组是正好的。可是前有莫斯那种奇异的怪物,再有公子睿心怀不轨,他们要是分开了,不管哪一组碰上,都是自寻死路。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

“一起走吧。”

公子煜柔柔一笑,清眸如水,“你身上有伤,总要有个人照应。”

沈殊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伤口,撇撇嘴,没说什么,点头答应。

那么问题来了,三个洞口,往哪个洞口走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