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美妇征途

紧接着,欧阳少风说:“让她去闹腾吧,等她闹腾够了,就会自己离开的。 ”欧阳少风的声音里发出轻蔑的味道,“爸,您就当她是个屁,把她放掉吧。”

他看不起这样的人。

这句话微微的触动了陈绍谦,一股力量使他的脚步坚定无比,他大踏步,头也不回的走了。

背后仍旧是王芳青歇斯底里的哭喊。

就这样,王芳青在别墅的大门口吵闹了几天之后,终于精疲力竭,不再来了,因为没人搭理她,任凭她在那里哭闹的如何热闹,如何可怜,人家都当她不存在,她根本就没存在感。

“你说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瞎了眼啊?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真是一点素质都没有。”欧阳母亲一边哄着孙女,一边嗔怪。

慢悠悠的放下手里的茶杯,陈绍谦尴尬的笑了一下:“谁年轻的时候还没犯过错误呢?那个时候,年轻气盛,光看外表,自然被王芳青的美貌所吸引,现在我知道错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就是担心,她会不会在咱们两个人的婚礼上闹腾,地点跟时间都已经定好了,咱们也这么一把年纪了,安安稳稳地结婚还那么难?”不抱怨是假的,陈欣婆婆也没做错什么,平白受这些气,跟着担惊受怕。

欧阳少风下了楼梯,刚好听到母亲的话,笑着走到她的身边安慰:“妈,您就放心吧,这些事情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而且还是警察给你们二老当保安啊,我欧阳少风的面子不是吃素的。”

欧阳少风甚是得意。

“人家王东卖的是我的面子好吗?一会儿不见,你就在这里悄悄邀功?哎,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个老公啊?”陈欣儿无奈的摇头。

“当然啦,我有一个脾气这么好的老婆是我今生的荣幸!”欧阳少风一把搂过陈欣儿笑眯眯的说。

迎上的却是陈欣儿鄙视的目光。

“你们两个人是在我跟你爸爸面前秀恩爱吗?不是说秀恩爱,死的快吗?”欧阳母亲笑着说。

陈欣儿踮起脚尖在欧阳少风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我才不信!”

“哈哈!”众人发出哄笑。

……

精致的礼堂擦里,牧师带着夸张的大眼镜,低头在念结婚的宣言。

教堂内,鸦雀无声。

陈绍谦穿着精致的燕尾服,欧阳母亲穿着洁白的婚纱,两个人的胳膊幸福的挽在一起,静静的听着牧师念着那些枯燥的却甜蜜无比的文字。

“祝福你们两个人,我宣布,你们现在可以接吻了。”终于,牧师笑眯眯的合上“经书”对眼前的新人说。

“啊?”欧阳母亲顿时愣住了,“还有接吻这一项?流程上没说啊!”

台下坐着的可都是她的老友啊!让她的老脸往哪儿搁?

忽然,一个绵长湿热的吻就印在她的嘴巴上。

台下的人顿时轰动,全体站了起来,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

……

“爸,这些是夏天的短袖,我给你买的,得带着,夏威夷不像咱们这里,现在肯定是夏天呢!穿着这个正合适。”陈欣儿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将手里的一个白色短袖扔给父亲陈绍谦,陈绍谦蹲在那里整理箱子,皱眉道:“可是行李箱已经装不下了啊!”

此刻,欧阳少风推门进来了,看到岳父的箱子,有些哭笑不得:“爸,您跟我妈是打算住到夏威夷不回来了吗?这哪里是去度蜜月啊?分明就是搬家啊!”

站起身,陈绍谦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说:“连你也这么觉得吧?就这些,欣儿还觉得我带的少了呢!”

“爸,您别听她的,女人就是爱唠叨,事情多,要我说,您根本没必要带这么多东西,那边什么都有,什么都可以用钱买到,喏,这个是一张信用卡,里面有一百万,您跟我妈随时缺钱了随时取。”

“不错,还是我女婿对我好啊!”陈绍谦满意的拍着欧阳少风的肩膀,潇洒的一挥手:“这些东西,我不能全部带着,我得精简些。”

看着爸爸蹲下去往出扔衣服,陈欣儿的脸顿时难看了:“你这个人竟然用钱收买我爸!”

得意的冲着陈欣儿一仰头,欧阳少风说:“你有本事别让你爸爸被我收买啊!”

“哼!给你孩子,姐现在心情不好,没工夫带孩子!”将肉嘟嘟的小家伙塞在欧阳少风的怀里,陈欣儿转身离开了。

抱着孩子,欧阳少风赶紧追了出来:“喂,你还真的生气啊?”

陈欣儿忽然回头,笑嘻嘻的说:“当然是假的,不过,我有个事情真的不满意哎。”

“什么事情,你说。”欧阳少风眼眸里是满满的宠溺。

“我觉得女儿的小名叫冰冰比较好,你说呢?”这个问题,陈欣儿已经考虑了一段时间了,考虑来考虑去,她还是觉得冰冰好。

“我还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呢!敢情就是这个小事啊,没问题,叫冰冰行。”几乎没思索,欧阳少风就答应了。

陈欣儿有些犹豫:“可是,咱妈妈会同意吗?”

“你觉得她现在还能顾的上这个事情吗?”欧阳少风坏坏的冲着陈欣儿一笑,陈欣儿一拍大腿,豁然开朗:“对啊,咱妈现在根本就没心思管这些,等她回来,咱们已经给孩子改了名字啦!”

……

机场

欧阳母亲恋恋不舍的抱着孙女,眼睛里竟然泛着泪花:“囡囡,奶奶要走啦,你在家要乖乖的,听爸爸的话,听妈妈的话,想奶奶了就给奶打电话啊、”

“妈,这么小的孩子哪里会打电话,而且您跟我爸就是去度蜜月啊。”陈欣儿有些无语,不用这么伤感吧?

等她回头看到父亲精神抖擞的站在那里,陈欣儿没法不伤感:“爸,你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啊!出去就是玩,买,吃,逛,千万别舍不得买,你手里不是拿着少风给你的卡吗?”

“是谁说我被我女婿给收买了?”陈绍谦笑着说。

“爸!”陈欣儿嗔怪。

一个月后,平安归来,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