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日,是学院执法者考核的日子。【文学楼】

夜凌风从修炼中醒过来,来到执法堂。此时,执法堂内有十余人站立在那里,显然就是他们这些人是要考核执法者了。

这时,一道身影走到夜凌风的面前,带着高高在上的冷漠,说道:“你是夜凌风?”

这人一脸冷漠,二十左右的年纪,一脸杀气的看着夜凌风。

夜凌风见此人是四星武王的修为,心叹:“看来此人是内院学员了。竟然连内院学员都来了,看来成为执法者当真是好处多多啊。”他淡漠的说道:“你是谁?”

那人森然说道:“我叫苏玄。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幽冥血印。你的手上一定沾了我幽冥殿的人的血。”

夜凌风心中讶异,本来以为此人对他一脸杀意,他心想此人应该是腾龙帮或者是天冥帮的人,但没想到这人竟然是幽冥殿的人。他当初杀了那个叫什么阴志杰的就是幽冥殿殿主的儿子。阴志杰死了,在他身上种下幽冥血印,要不是此人的出现,他自己也几乎是忽略了此事。

瞒是瞒不了了,夜凌风索性也就不再瞒了,直接说道:“我当初是宰了一个叫什么阴志杰的。怎么,你要替他报仇?”

苏玄说道:“哼,那家伙抢了我的女人,死了更好。不过,我要是杀了你,提着你的人头回去,殿主肯定会大大的赏赐我。我在殿内的地位会陡然提高,得到的好处也将会数之不尽。”他目光贪婪的望着夜凌风,似乎夜凌风不是一个人,而是那数之不尽的财富、地位、荣誉。

夜凌风笑道:“我人就在这里,你要是能杀了我,就来杀吧。【文学楼】”他这话无疑就是挑衅了。

其他人都十分讶异,没想到夜凌风竟然连幽冥殿的人都敢杀。不过,想起夜凌风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才来学院几天,就惹了腾龙帮、天冥帮这学院两大帮派,然后又杀执法者,又杀内院学员,最后,还有两大长老因他死的死,废的废。这也就释然了。他们纷纷在旁看好戏。

苏玄冷笑道:“小子,你以为你杀了于涛那个废物,就能是我的对手了?哼,今天我就让你死在我的手下。”他右手探出,灵力催动,一只巨大的血爪陡然成形,这是幽冥殿的武学“幽冥血爪”,血爪成形的刹那,就向夜凌风当头覆盖去。

夜凌风一脸平淡,他不需要出手,自然会有人出手。这里是帝天学院,这里有事执法堂,自然有人不会看到他们在这里动手。还有一个原因,他知道其实学院里有很多人想要他死。他自然不能光明正大的在执法堂与人动手,被人抓到把柄。当然,他也是心神戒备着,以防突发状况。不过,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在苏玄出手的刹那,一道灵力劈了过来,带起一阵呼啸,狠狠的将苏玄的血爪劈碎。

夜凌风惊讶,出手的不是帝天学院的人,反而是与他一样参加考核执法者的学员,一名年纪与他相差不大,模样清秀的少年。旋即,夜凌风讶异,他竟然看不出这少年的修为,不过,他也知道这少年不是修为远高于他,而是修炼了敛息的功法,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苏玄目光阴冷的望着出手之人,冷声说道:“云景逸,你要插手我幽冥殿的事?”

那叫云景逸的少年说道:“苏玄,这是帝天学院,不是你幽冥殿,你太过放肆了。【文学楼】”

苏玄森冷的目光直视云景逸,说道:“云景逸!你不过是云天帝国的一个皇子,你也敢跟我幽冥殿作对?”

云景逸冷冷说道:“好大的威严啊,学院自有学院的规矩,你这样光明正大的杀害学院学员,置学院规矩于何物?”

苏玄冷声道:“这人杀害我幽冥殿的三公子,你要包庇他,到时,要是殿主大人怪罪下来,你这是为云天帝国带来灾难。所以,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他对云景逸还是十分忌惮的,云景逸虽然年纪比他还小,但修为却丝毫不比他弱,而且,现在是在云天帝国境内,云景逸又是帝国皇子,他要是得罪了云景逸,不用对方出手,自然有人能让他无声无息的消息,让幽冥殿查不到任何的线索。所以,他也只能借幽冥殿来以势压人。

云景逸说道:“你还真会拿势压人啊……”

这时,陡然响起一道冷喝声:“好了,闹够了没有?”旋即,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其身后还跟着两名执法者,其中一人手上还拿着一个箱子。

夜凌风从这老者身上感受到了浓厚的威压,顿知这老者是了不得的高手。

云景逸和苏玄也都不语了。

夜凌风望着云景逸,说道:“刚才谢谢你了。”

云景逸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事,我就是看不惯那家伙自以为是幽冥殿的人就无法无天了。”

夜凌风满含深意的笑道:“你这么帮我,倒是让我感到意外啊。”要是云景逸只是一个普通人,就凭刚才替他解围,夜凌风说不定会心生感激,倒是愿意与他深交。只是,对方是一名皇子,那夜凌风就不得不考虑更深层次的事了。

当今圣上云阳虽然才四十多岁,但似乎有了退位之意。这也能理解,当年他可是丝毫不逊色于夜惊天的天骄人物,如今夜惊天都已经是武尊高手了,而他因为国事繁忙,一直无暇修炼,修为还在武宗徘徊,这让他那颗骄傲的心确实是不会舒服。

所以,现如今,云阳的几个儿子争权夺位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夜凌风不得不怀疑,云景逸是利用此举,博得他的好感,为他夺取帝位增加资本。毕竟,夜凌风可是夜家的少爷,得到夜凌风的认可,也极有可能会取得夜惊天的支持。不过,不管如何,夜凌风对云景逸的胆魄还是十分的佩服。毕竟,苏玄可是幽冥殿的人。

云景逸淡淡一笑,似乎并不隐瞒自己拉拢夜凌风的心思,说道:“我就是想结交你而已。”

夜凌风道:“你倒是挺直接的。”其实,他并不想参入什么朝廷争斗,但不管他愿不愿意,欠人一份情总是真实的,他心中打定主意,要是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能帮也就帮一帮,毕竟,人情终归还是要还的。而且,他跟云景逸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他对云景逸的感官还是不差。当然,他也知道人心的复杂,不会就这么轻易的与云景逸真心相交。他和云景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不多时,一道身影从执法堂外走了进来,来到夜凌风的身前,说道:“小夜子,你也在这里啊?”

来人正是肖帅。

夜凌风望着肖帅,有些无语,说道:“怎么哪都有你?”他没想到肖帅竟然也来考核执法者了。

肖帅面色一板,说道:“小夜子,你说这话就伤感情了。你忘了当初是谁借你学分去押注,结果赚的满载而归的?”

一提及这事,夜凌风尴尬一笑,有些心虚,他似乎还真的收钱没办事啊。

那边,那组织考核的老者望了望天色,说道:“时辰到了,没有来的人作失败处理。”

夜凌风目光一扫,便见到至少有五六人被淘汰了。

老者招呼一声,他身后的那个拿箱子的执法者就站上前来。老者说道:“你们每个人从里面抽一枚玉简,里面就有你们的考核任务。”

二十余人不多久就抽好了玉简。

夜凌风灵魂力探入玉简,便见到了他的任务:诛杀学院的一名叛徒,叫许云桐,实力在二星武王。因为奸杀了学院的一名女学员,事后还抗拒执法,杀死了一名二星执法者,罪大恶极。玉简里面还有刻画了许云桐的画像,以及出现过的地点等信息。

老者说道:“你们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完成任务。一个月之后,要是没来交接任务,视为失败。”顿了顿,他又说道:“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你们能完成任务,就算通过了。事先声明,做任务会有牺牲的,要是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末了,就让人散去。

夜凌风走出执法堂,与肖帅和云景逸打了个招呼,就一个人往丹老头所在的地方走去。心中思索要不要让夏欣雅一起去。陡然,他心神一紧,身法瞬间展开,在他避开的刹那,一道浑厚的灵力劈向他之前所在的位置,将地面轰出一个大洞。

夜凌风望着出手之人,眼神阴郁,这出手之人赫然就是苏玄。

苏玄见夜凌风躲开攻击,冷笑一声,说道:“小子,躲得倒是挺快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