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妻

第二天晚上八点多,我正一个人在寝室看着小说,忽然听见一声闷响,门被轻轻打开了,然后我抬起头看见门外站着已陪着钱勇在外面跑了一天的叶繁华,此刻她两只手各坠着一个超市最大型号的装着满满东西的购物袋,吃力地走进来,我赶紧放下手里的书,向她奔过去,准备帮她搭把手接过手中的袋子,结果她颇有自强自力精神地嘟囔了句“不用”的同时拼尽最后一点吃奶的劲用力向上一提,借着惯性之力把手里的两个庞然大物甩在桌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喘着粗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一脸颓然和疲惫。<冰火#中文 ..COM

我看她这样的状态估计此时也解答不了我的疑问,便过去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趁她还在捯着气、喝着水,我扒开购物袋看了一眼,嚯,东西还真不少,都是一些生活用品和居家过日子的东西,少不了是一些洗发水、护发素、沐浴露之类的,另一个袋里竟着着炒锅、切菜板还有做菜的调料之类的。

“干吗,准备开超市啊?”我带着一脸的惊讶问她。

叶繁华有气无力地说:“跑了一天,钱勇终于找到了房子了,房租挺便宜,就是有点远,在马栏区的半山上,从咱们学校坐地铁过去要五六地,中途需要换乘另一条线路,然后从地铁出去还要向半山上爬二十分钟。”

“真的是千山万水啊,”我悠悠地说,然后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这次过来到底是干什么啊?他没有别的事可以做吗?为什么非要租房留下来啊?”

叶繁华苦笑了一声道:“他现在读大专三年级的下学期,本就三年制的大学这个时期都是无所事事的实习阶段,他因毕业后的工作已有着落了,所以这个时期也就没什么正经事了。这不是说好他们家准备等我毕业以后帮我安排工作嘛,但我俩就在相亲那天见过以后再没什么进一步接触和交往的机会,他和他家人的心里总不落地,这回过来与我相处一段,培养一下感情,也好让他家里人给我安排工作前心里的石头落到地上。”

“噢,这样啊,倒是算得很精细的一笔买卖…那这些生活用品你拿回寝室做什么?”

“哦,他说他房子附近的物价太贵了,我俩在学校附近超市买的,然后我再一点一点给他带过去。”

“……”

“对了,钱勇说明天咱们一起按之前的约定去森林动物园吧。”叶繁华说。

我有点打怵,本来我和唐天宇是计划着去森林公园的,而且出去玩本来也是件轻松愉快的事,但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要和钱勇搭伴出去心里就不由得一阵慌慌,最重要的是我也很担心以唐天宇的脾气与钱勇相处不来,反而容易弄巧成拙,把喜剧弄成悲剧…

“呃…算了吧,钱勇刚找到房子,怎么也得收拾收拾,既然打算长住下来,那以后咱们再…”

“不行!”还没等我说完,叶繁华就打断了我,“钱勇刚过来,就他自己一个人,他挺想和你们处好关系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你帮帮我…”

看着叶繁华可怜的表情,实在不忍心拒绝他,只好硬着头皮点头答应了。与叶繁华约定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公园门口见,因为在那之前,叶繁华还要提前出发,把今天新买的一些用品给钱勇带过去,然后再跟他一起出发。

我站起来准备去洗漱,临走前又看了一眼装着满是打折和捆绑赠品商品的购物袋,“钱勇是个勤俭持家的孩子!”

叶繁华一怔,也低头看一下袋子,怅然的表情,没再做声。

第二天一大早,丹哥和叶繁华都早早地起床洗漱,丹哥要和男朋友去打工,叶繁华要提早出发去给钱勇送东西。

她们收拾好出门以后,我也彻底精神了。既然一个人睡不着,我也起床收拾收拾,准备去找唐天宇一起吃早餐。

虽然正值六月初,但早晚的风还是微有凉意,在楼下的阴影下行走,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路过学校的池塘边,发现这里的阳光却是极好。因为周围没有高耸大楼的阻挡,这春末夏初的晨光肆意倾泻下来,柔柔暖暖地铺满整个池塘和岸边。湖面随着泛起的水纹在微风的推动下,荡漾起一道道粼粼波光,偶尔会调皮地晃一下我的眼睛。湖面上大片大片浮萍中间,已然微微盛开了几支荷花小挺,更有些许蝴蝶在丛中盈盈绕绕…真美,我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轻轻闭上眼睛,任自己暂时沉醉地沐浴在这和煦的晨光里…

因为方圆和小马回老家了,所以我只买了两份早餐带上楼打算和唐天宇吃完再走。

门铃声音“叮咚”响起好一阵,门才被唐天宇打开,我一怔,脸上不由得泛起一阵火热。只见唐天宇**着上身,胸前结实的肌肉在脖子上搭的那条浴巾下若隐若现,他只穿了一件宽松的长裤,头发湿盈盈的,还滴着水滴。

他横在门中间,身体微倾手扶着打开的门把手,“进来啊!”他笑着对有点恍惚出神的我说。

我红着脸,侧着身子进了屋,背对着他把早餐放到桌子上。

“难得你贤惠,还买了早餐。”他一边拿胸前的浴巾擦头发一边笑着对我说,听那语气还似有一番挖苦的味道。

“你…你不好把衣服穿上再跟我说话吗?你这样…不冷吗?”我虽然表情有点不自然,但也强装镇定地板着一张红脸对他说。

“我不冷!”他憋着笑说。

“我冷…”

他高深莫测地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转身进屋穿了一件体恤衫出来,我的一颗一直似擂鼓的心才缓缓平静下来。

“你会针线活吗?”差不多吃饱的时候他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活?”

“我衬衫的一颗扣子掉了,你会缝吗?”

“没问题,你收拾餐桌啊!”我答应得痛快,一溜烟从餐桌上溜掉了。

这笔账我算得明白,比起油腻腻刷碗这项颇让我头痛的家务,我更喜欢轻松愉快又能彰显出我自认为自己心灵手巧特长的活计。搬家时,我无意中看到小马针线包放置的位置,于是轻车熟路地找到,回到唐天宇房间,坐在床沿边上,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穿针、引线,开始缝起来。

一颗小纽扣三针两针就补好了,把衬衫朝着阳光举起来看看,刚要得意一下,发现这衬衫上的其他纽扣也是摇摇欲坠的样子,于是又瞬间点亮了自己做好人好事的雷锋精神,认真地一颗一颗补起了其它的纽扣。

这时唐天宇厨房里的活简单收拾完了,他也走进房间在我旁边坐下,默不作声地看我补扣子。

阳光从前面的玻璃窗散进来,散满了大半个屋子,在这样暖暖的阳光里,心里装满了暖暖的幸福。我这样认真地补着扣子,他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我,我在心里大有一番“时光深处,岁月静好”的感慨…

“朵朵…”他忽然这样叫我。

“嗯?”我微微侧了一下头,但眼睛并未离开手里的针线。

“我想吻你!”

我心里一惊,立刻凶着一张脸抬起头,“你休…”“休”字刚出口,“想”字竟被他生生地封在嘴里。

只见他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速度扑过来,扳住我的肩膀面对他,我惊恐地瞪大眼睛,几乎与他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的脸向我冲过来,对着我还在吐字的嘴稳、准、狠地亲了一下,最可气的是还发出“啪”地一声响,然后又以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速度迅速跳到一边的电脑桌旁边看着我坏笑。

这刚才一切的一切竟都发生在我不经意间,发生在我自己意识尚在恍惚间。呆呆地看着他好一会,任混沌的神志逐渐清醒些,我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初吻竟这样被他掠走了!我把手里的活计扔一边,站起来捂着嘴,委屈又愤怒地看着他,感到自己悲痛欲绝、欲哭无泪…

曾经,因受许多爱情电影浪漫桥段的影响,也曾无数次地幻想过自己初吻的情景:或是花前月下,或是风景怡人的湖边,由我爱的人轻轻环抱着,脉脉含情地对望着,然后任他的吻轻轻落下,我在幸福飘然间翘起一只脚…

这是多么唯美的初吻剧本啊,在我的憧憬里,曾在我的内心世界默默浪漫上演过无数次,可在现实世界里,居然让唐天宇演绎成了略带喜感的惊悚片,还能亲出“啪”的一声响,我也是服了他了!此刻,我真是又可气又可悲,感到五脏六腑郁结在了一起,“唐天宇,你…那是人家的初吻…”

唐天宇忽然不笑了,也摆出一副若有所思而后又痛心疾首的模样,“嗯?是吗?那…”

还没等我又一波愤怒爆发出来,唐天宇已一个箭步走到我跟前,一个力道把我拉向他。因为始料未及,我随着这突如其来的力道一下撞进他怀里,在恍惚慌乱中看向他,然后我发现自己又一次被他吻上了…

他这一吻与我反抗的力道成正比,甚是猛烈凶狠。

我又是推又是打,却因他一只手抵在我脑后,一只手环在我腰上,任我如何努力却仍是全然挣脱不开。我一急竟咬在他的唇上,瞬间一股甜腥味道弥漫在我俩的唇齿间。

他竟也没躲开,但环在我腰际间的手却加大了力道。他用力一揉,我立刻觉得自己被揉进了他的胸腔里,我想我的身体可能被他揉变了形,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趁我的牙关打开之时,他的舌长驱直入侵略到我的嘴里…

我心里仅存的一丝清明告诉自己,左右初吻也是这样被他掠夺了,再反抗也是枉然,不如就这样“破罐子破摔”任他吻吧…我越发感觉自己眼前发黑,身体飘渺,渐渐没了力气,只能任自己沉沦在他初吻的暴风骤雨里…

等他放开我时,我已全然没了力气,只能全身靠在他的怀里,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心脏里似擂成一团的鼓声,与我心脏里的擂鼓声交相辉映。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重重喘息声在跌宕起伏…

过了好一会儿,喘息声逐渐平稳,他轻抚着我散开的头发,然后吻如春天的雨点般轻轻柔柔地从头发上一路落下,额头、眼睛、鼻子、脸颊,最后再到了唇边,循序渐进地引导着我与他的舌尖轻柔辗转,轻啄慢吮,丝丝甜甜,我不由得回吻他,微微踮起脚尖,双手攀上他的肩头,心如一汪清水被滴入一滴墨彩,任那浓密的色彩在心底慢慢舒散开来…

这几场吻一路下来,竟觉得比高中时800米达标赛跑还让人消耗体力。我把手环抱在他的腰间,脸死贴在他的胸前,任他几次挑我的下巴我也没给他看我那此刻应该跟西瓜瓤一个颜色的脸。

半晌,他轻笑了一声道:“既然你说这是你的初吻,我总要给你留下个圆满的回忆,今天也算拼上我的毕生所学,总算有了用武之地,不知朵朵你此刻是否满意?”

“……”

不知道唐天宇最近中了什么魔障了,说话总是文邹邹的,很是怪异…

“没有回答,看来还不是十分满意,那朕只好更加努力,来,重新吻过!”说完他就作势又要吻我。

“哎,别,别,别!”我笑着躲闪,“本宫其实甚欢喜甚满意!”

“……”

森林公园门口,叶繁华一脸狐疑地看着姗姗来迟的我跟唐天宇说:“晓荷,总算来了…你们俩…喝酒了?怎么一个个小脸红得像猴屁股似的!”

“啊?!没有啊…只是路上堵车!着急!”我胡乱指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说。

“你俩不是刚从地铁站钻上来的吗?”叶繁华不依不饶地指着不远处的地铁出口说。

“是…地铁堵了!”唐天宇说。

“……”

钱勇今天情绪不错,完全没有初见那天对服务生的那种颐指气使、吆三喝四的架势,可见第一天的情绪还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的,虽然事情的原因不过是我们对他认错人的事笑了几声而已。

但今天的钱勇时时处处都彰显了他艰苦朴素、勤俭持家、精打细算的看家本事。大到各处景点的门票,小到一瓶饮料、一根烤肠,都是本着能不买就不买,能省则省的原则,只要是花钱的地方都能看得出他心疼得肝疼肺疼的痛苦状,我们也只好处处迁就他。结果这一路下来,景点倒没走几个,但他已把自己和我们都精打细算得心力憔悴,最后,这场搭伴出游只好草草收场。下午三点多叶繁华随钱勇回去收拾屋子,我和唐天宇返校。

返程的路上,唐天宇看看手表说:“左右时间还早,不如出去看场电影吧!”

我心里想着这未尝不是一个好提议,假期最后一天虽然出游,但因处处迁就钱勇,心里不免紧张、辛苦、压抑,这么早回去又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的假期,于是就和唐天宇手拉着手去看了电影。

因为事先也不是奔着哪个感兴趣的电影去的,只是单纯为打发时间,所以赶上哪场就看了哪场,结果发现电影的内容有点沉闷,再加上早上的那场似激情武打又似风花雪月的混乱初吻以及陪同钱勇又照顾叶繁华的处处小心,此刻,早已觉得身心疲惫。电影院里,舒适的椅子、深暗的环境,就成了我全身放松、昏昏欲睡的温床,不消一会儿工夫,我竟偷偷打起盹来。睡意渐进深沉,我因一个瞌睡失去重心,身体不由得向前栽了一下,结果手里抱着的爆米花桶打翻,里面的爆米花扬出了一半,我赶紧坐直身子,心里觉得又丢人又紧张,估计又少不了要挨唐天宇一顿嘲笑和挖苦。出乎意料的是唐天宇只在黑暗里轻叹了一声,把我怀里抱着爆米花桶接过去放他旁边的空位上,把我俩中间的扶手抬起来,然后一把把我揽入怀里。我怔一下,但马上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重新入睡了…

他的怀抱温暖踏实,虽然电影声效很强大,我也全然没受影响,这一觉睡得甜美舒适…

吃完晚饭,他送我回到学校已是晚上七八点钟,我和他走在校园里的一处林荫大道上,道路两旁的路灯把我们俩依偎在一起的影子拉得老长。我的心融化在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当中。

我知道,从此以后,在我的生活里,我不再一个人孤单地面对伤痛和忧伤,因为有另一颗心会与我紧紧依偎在一起,就像这地上的影子一样,甜蜜悠长…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