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嫂子

太吓人了。

要是有人在这个时候,再问她一下,陆熠南长得帅不帅,她肯定心如止水的回道:“不要问我关于男人的长相问题,我一个守寡多年的寡妇,对男人,下至三岁小儿,上至八十岁的大爷,从不多看一眼。”

如果这时和她一起跳广场舞的刘大妈路过,也听到了她的说话,肯定会对着地上吐一大口口水,鄙视道:“也不知道是谁?前两天非要去大富豪开开眼界,也不知道是谁?看到人家男公关,就要去扒人家衣服,还美其名曰,说自己以前做过兽医,非要帮人家检查身体,更不知道是谁?到最后非要扒人家男公关的裤子,想要非礼别人,还嚷嚷着自己经验丰富,不要负责任什么的。”

富态中年大妈到底是住在这一片的人,熟人多的很,怕被人看笑话,站稳后,灰尘都来不及拍,灰溜溜的溜回了家。

今天她算是吃了个大教训,以后看到长得再好看的男人,也不敢轻易去打主意。

一段小插曲过去了,苏悦也把手从陆熠南掌心抽了出来,她看了陆熠南一眼,说:“你是故意的。”

陆熠南在苏悦面前从来都是脸皮厚的很,眨巴了下眼睛,佯装无辜道:“悦悦,我什么故意的?”

苏悦给他的眼神就一句话,装,你继续装。

陆熠南长臂一伸,再次抓住苏悦的手,“好了,悦悦,不要生气了,我知道你是在乎我的,有时候吧,男人也幼稚的很,明明知道,还是希望亲口听你说。”

苏悦很无奈的吁出口气,“已接听到我亲口说了,感觉如何?”

陆熠南眉飞色舞,整个人高兴地像要飞起来,“悦悦,那感觉还用说嘛,简直太棒了,我感觉自己膨胀的快不行了。”

“过于膨胀。”苏悦接上话,带着三分俏皮,“那可是会爆炸的哦。”

陆熠南根本不在乎,“只要是为你而炸,哪怕粉身碎骨,肝脑涂地,我也心甘情愿,我也是幸福的。”

苏悦沉默片刻,“陆熠南,我说过很多遍了,上次救你,真的只是巧合而已,再说了,我替你缝针还有害你感染的风险,实在不要这么放心上。”

陆熠南定定地看着苏悦,他的瞳仁很黑,像是两颗价值连城的黑宝石镶嵌在眼眶中,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苏悦。

快看得苏悦浑身都不自在时,他说话了,“心肝,不要这样说,我会伤心的,我绝对不允许你这样责怪自己。”

苏悦,“……”

这样的话,肉麻到不能再肉麻,苏悦却已经习惯了,除了没搭理陆熠南,没其他反应。

“我上班的地方,你不要乱来啊。”苏悦看陆熠南跟着自己走进医院大门,低声叮嘱道。

陆熠南揉了揉鼻子,温顺而又乖巧的回道:“心肝,我都听你的。”

苏悦瞪他,“还有,不准喊我心肝。”

陆熠南想了想,“不喜欢心肝这个称呼啊,那我喊宝贝好了。”

苏悦看着陆熠南,有一二十秒的无语凝噎,继续反对他的称呼,“也不要喊我宝贝,陆熠南,咱们能正常点不?”

陆熠南再次想了想,“悦宝吧,这个我觉得挺好,悦宝,你觉得呢?”

苏悦也算是有点了解陆熠南,如果她反对,他会再起新称呼。

悦宝,相对心肝,或者宝贝,要正常多了。

人在很多时候,贵在适可而止,对现在的苏悦来说,就是这样。

她没再反对,陆熠南看着她,尝试性的又喊了一声,“悦宝?”

苏月很无奈的看着他,在他满怀期盼的眼神中,很无奈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也正是这一声答应,给了陆熠南巨大的鼓励,他眨巴了两下眼睛,用鼓励的眼神看着苏悦,“悦宝,我都喊你好几声了,你喊我一声听听。”

苏悦又不傻,陆熠南现在要听的肯定不是陆熠南三个字,他要听和悦宝差不多的昵称。

她犹豫了一小下,喊道:“熠南。”

去掉姓,光喊名,感觉一下子拉进了两个人的距离。

只是拉进距离,陆熠南怎么肯善罢甘休,看着苏悦的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又用力吐出,委屈道:“悦宝,这不公平。”

苏悦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到上班时间了,不能再和陆熠南在一些没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语速飞快道:“什么不公平?”

陆熠南回答的理所当然,“我喊你悦宝,而你还是喊我的名字,和外人一点区别都没有,当然不公平。”

“我不是已经把姓去掉了吗?”苏悦扶额,无奈的反问他,“那你想怎么个公平法?”

如果不是陆熠南的别墅是真的存在的,徐嫂也是个大活人,她很难想象眼前幼稚又带点啰嗦的陆熠南是个成功的商人。

“我想要你给我起一个,只你有喊我的,独一无二的昵称。”陆熠南前面铺垫了那么多,就是为了逼苏悦无奈的给他起个昵称。

如果孔助理在,肯定是倒吸一大口冷气,在心里暗暗说道,被陆总看上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瞧把陆总迷成什么样了,精明能干的陆总,智商急剧下降,已降为负数。

按套路,能让一个巨成功,巨有钱的公司的总裁鬼迷心窍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肯定带着“妖艳贱货”四个字的标签。

所以,孔丽在没有见到苏悦本人前,心里对她也是那样定位的。

判断失误,是在她见了苏悦后的感悟。

“熠熠?”苏悦不知道陆熠南心里希望的那个昵称是什么,稍微改了下,再喊他。

“悦宝,你敷衍我。”陆熠南不高兴道,“叫熠熠的人,我敢肯定一抓一大把。”

苏悦强忍住把陆熠南吊打的冲动,咬咬牙齿,换了称呼,“南南?”

她文学水平有限啊,只能就陆熠南名字里的两个子,稍做修改。

“我深深的感受到了被敷衍是一种什么样难受的滋味。”陆熠南蹙着他那好看到一塌糊涂的眉心,兀自说道。

苏悦吸气,吐气,终于跳出了的叠词,尝试了一种新的称呼,“熠……熠宝?”

天知道,她在喊出“熠宝”两个字时,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克服了多大的心理困难。

“哎。”陆熠南大大方方的回应了苏悦,而且还是一扫前面的不快,高高兴兴的那种,“悦宝,你给我起的,只有你能一个人能喊我的昵称,真是太好听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