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我刚到小姑的公司,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邬倩倩打来的,我想起昨夜的事,说:“邬大千金,昨晚的事,我有些冲动了,不好意思。”

“不要说这些,其实是我觉得对不住你,那个刘志我真的没邀请他,就是害怕他闹事,他心眼小,报复心重,你可要小心些,要是他还找你麻烦,你给我打电话,我和爸爸帮你。”

“呵呵,不必了,对于这种小男人,我还真的不放在心里,我从小就受不得嘲笑,经常因为这个打架,昨晚也没忍住,可真的打扰你生日的心情了,感觉还是自己有些冲动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不会的,可能很多年想起来,有人在我的生日宴会上打架,还是一个很美的故事,好了,总之,你还是小心些,千万别大意,就这样吧,昨晚,你走后,我没少陪她们喝红酒,现在头还有些不舒服,再多睡一会儿。”

邬倩倩说完,挂断了电话,却让我心里一阵的温暖,脑子里闪现出那文静纯美的俏脸,她难道真的喜欢上了我?

我正想着,手里的手机又响了,是小姑打来的:“你还在家?不是买车了吗?”

“我到了,就在公司外面,说吧,去接谁?我就不上去了。”我坐在车里,看着小姑公司的大门,肯定涛子那些小子,把我买车的事,告诉了小姑。

“好,一会儿,刘涛,军刀他们几个,开车和你一起去机场,接的这个人可是个大人物,球星阿贝,一定要保护好他。”

听着小姑的话,我心里一震,啊,居然是这么大牌的,虽然在国外,我没少给顶级的大明星做保镖,可阿贝是我最喜欢的球星,心里还是有些激动。

“放心吧,一定完成任务。”我说完,挂了手机,这时,看到一辆黑色的豪华陆虎,心说:“小姑把公司最好的车,都开出来了。”

陆虎停在我的车子前,车窗打开,涛子笑着的脸,伸出来说:“峰哥,走吧,阿贝我可早就想见了,呵呵,大家都说我和他长的有一拼,到时候,我搂着他,你给我拍一张,回家也炫耀一下。”

军刀上了我的车,两辆车直奔机场,进入梨花市机场,涛子把车子停下来,军刀说:“峰哥,这个出站口,就是阿贝要出来的,把车停这儿吧?”

我说:“不,我把车停旁边的那个出站口,万一要有个什么情况,咱们两辆车总有一辆可以用。”

当我把车停好,和军刀走过来,呼啦,足足有七八个弟兄,围了过来,我笑笑说:“看来,小姑真的很担心阿贝的安全啊,派了这么多兄弟。”

军刀说:“峰哥,主要兄弟们也都想来和阿贝见见,峰哥,你在国外的时候,没少和大牌见面吧?”

“我要说哥和莱昂纳多拼过酒,并把他灌醉,让他光着膀子跳舞,你们信吗?”我笑着说道。

“哇,信,信峰哥。峰哥,你都……”涛子兴致更是高涨,我打断了他的话,说:“都别贫了,准备自己的位置,今天可不能有一点闪失,走吧,进去先把位置站好,等人家出来,对了,他几点的飞机?”

军刀看看表,说:“说是九点,现在才八点一刻。”

我说:“那抓紧去办办自己的私事,八点半,我们必须全到里面,绝不能接人的时候,要去上厕所。”

八点半,我带着大家走进入接机大厅,看着长长的走道,我心里也微微有些激动,阿贝会不会戴着贝嫂一起来呢,贝嫂可是女中豪杰,我还真的很想见识一下贝嫂的风姿气度。

可没多大一会儿,我发觉出站口外面人多了起来,还有不少青年拿着手机,更有的还拿着本子,鲜花,我心里奇怪,忽地我看到几个女孩子,居然拿着一个条幅,上面写着:“阿贝,欢迎你!”

我心里一震,糟了,怎么他的球迷都知道了?这要是他真的从这儿出来,我们这几个人根本带不走阿贝,球迷的疯狂,我可是很清楚的,比我还要疯狂啊。

我看了眼军刀,对着微型话筒,低声说:“军刀,好像情况不妙,阿贝的行程被泄露了,十有八九是被邀请阿贝来的主办方家给泄露的,他们为了利益最大化,需要把阿贝到来的轰动搞大。”

“峰哥,你说怎么办?外面人群越来越多了,真的太多了,要不报警,让警察来……”军刀站在最外面,忍不住走出去,看了眼,外面的情景让军刀心里震惊,最后完全说不出话来。

“不要紧张,我有办法,在国外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你站在外门口,带兄弟拦住,我和涛子去给机场负责人谈谈。”

我说着,快步走进出站口的执勤室,涛子和小白,在玻璃门外等着。

执勤员工是个中年男子,看着我问:“先生,你有什么事?马上就要有乘客出站了,你要是接人,可以到外面等候。我们这儿不讲特殊。”

我说:“我是临危保全公司的,负责来接阿贝,就是那个球星阿贝,可是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这个出站口完全被他的球迷包围了,我想请你帮忙,让我们三人进去,拦截住阿贝先生,要不然这个出站口,肯定会发生踩踏事件。”

执勤男子听着我的话,看了眼桌上的表,说:“我给上面打个电话请示一下。”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男子拨通了一个电话,把这个情况说了一下,上面倒也很爽快,男子放下电话,看着我说:“我带着你们进去。”

执勤男子取下外罩,穿着机场工作服,带着我们三个走进出站口里面,没想到刚走进去,我就在人群里看到阿贝,背着个小包,还拉着个孩子向这边走来,咖啡色的金丝太阳镜,蓝色的棒球帽,黑色的随身皮衣,牛仔裤,标准的休闲打扮。我一眼认出了阿贝,主要我认识他拉着的那个孩子,正是他的小儿子。

“阿贝先生,请等一下,我们是来接你的。”我用标准流利的英文说道,并且示意阿贝和我到旁边的一个角落。

这时,那个执勤男子却掏出手机,笑着说:“阿贝先生,能和我留个影吗?”

阿贝很和蔼,笑着抱起自己的儿子,还真的和男子拍了张合影,男子很高兴地离开,涛子和小白也很激动,想上前,却被我挥手阻拦了。

我伸手把涛子拉过来,看着阿贝说:“阿贝先生,外面围满了你的粉丝,太多了,咱们要是从这个出站口,肯定一天都走不到您的酒店。所以,我想委屈你一下,让他扮你一下,吸引外面粉丝,咱们从旁边的出站口离开,您觉得可以吗?”

阿贝倒也没反对,沉思了一下,点点头,主动把自己的棒球帽还有太阳镜,更是把黑色的皮衣也去掉了,显然他也遇到过这种情况。

涛子很兴奋地穿上阿贝的这些行头,我让阿贝也穿上涛子的外罩,才看着涛子说:“涛子,你进去后,站在走道里,千万别处去,低下头,拿着手机装作打电话,记住不论外面粉丝怎么呼喊,你千万别抬头,我会告诉军刀他们几个,全力阻拦住粉丝,让他们不能冲进出站台。”

涛子点点头说:“放心,峰哥,就是喊爆我,我也不抬头的。”

接着我刚想军刀说话,他却给我说话了:“峰哥,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了,怎么办?报警吧。”

“别慌,一会儿,涛子穿着阿贝的衣服出去,装作打电话,你们守好出站台口,不要别人挤进来,只要粉丝们知道阿贝还在,我们就能顺利离开,记住,死死守住出站口。就算报警,警察也拦不住那群疯狂粉丝的。”

“好,兄弟一定守住这个门口。”军刀很肯定地说道。我还在耳机里听到他周围乱糟糟,心说:“兄弟受累了,这门不好守啊,嘿嘿,还有出站的那些乘客,估计也不好出去。”

果真,涛子刚走进出站台,我就听到,外面一阵的热烈的欢呼。

我看着阿贝说:“阿贝先生,抱起您可爱的小宝贝,我和小白,护着你们,咱们这边走。”

小白有些迷惑地看着我,他准备抱阿贝的儿子的,可没想到,我居然让阿贝抱孩子。阿贝点点头,弯腰抱起自己的孩子,紧跟着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