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加丽人体摄影

当车路过桃源居超市对过的沂州路中段时,康庄看见一群人围观在马路的中央。2yt

康庄猜测,那里或许是出了车祸。现在可以说是车祸猛于虎,据交通部门的统计,一天之内,沂临全市就得有近百次的交通事故发生,在交通事故中死亡的人数也得有几十个,甚至更多。所以,对于交通事故,多数人都见怪不怪,他们只是围在那里凑热闹,顶多帮忙给110或者急救中心打个电话,其他的忙,他们贱贵是不会帮的,他们也懒得帮。因为这样的忙不能帮,也不好帮,帮不巧的话,会惹火烧身,给他们带来无端的麻烦。

康庄没有停车的意思,但好奇心驱使他不经意间把目光投进了人群里。就是这不经意间的一瞥,康庄通过人群的缝隙看见蹲在马路上的人影非常熟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步,因为人群中的女人正是他曾经的恋人舒菲。

康庄看的没错,蹲在马路上的女人正是舒菲,此时的舒菲半蹲在马路上,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

康庄以为是舒菲出了车祸,他大吃一惊,急忙刹住车,从车上跳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人群中。

挤进了人群里,康庄才知道出事的不是舒菲,而是舒菲怀中的女人。舒菲开始的时候并没看见康庄,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受伤女人的身上,冲着女人急切的叫喊着:“小姐,小姐,你醒醒啊,你醒醒”

女人仍然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连眉毛都不眨,和死人没有两样。

舒菲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围观的人群,希望人群中有人能站出来和她一起分忧,和她一起把女人送到医院里。可是,围观的人都是一脸默然的样子,站在那里无动于衷。这也难怪,因为他们都怕引起无端的麻烦,现在做好事做出麻烦的例子不少,大家信奉的原则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也不想惹麻烦,他们更不想和死人搅和到一起,他们认为舒菲怀中的女人根本没有救治的希望,他们怕沾上晦气。

看着舒菲求助的目光,康庄的爱怜之心油然而生,他忘记了此时孔轩还正在心情茶馆里等着他,他冲上前,帮舒菲抱起女人,对舒菲道:“上我的车吧,我帮你把她送到医院吧。”

看着舒菲对女人关切的神情,康庄感觉女人一定是舒菲的朋友,或者和舒菲认识。即使不是舒菲的朋友,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见来人竟然是康庄,舒菲也为之一愣,随即一阵欣喜,眼下救人要紧,她顾及不了那么多,冲康庄说道:“是你请你抓紧帮我把她送到医院去。”

康庄去抱女人的时候,忽然发现眼前的女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一时也想不起是在哪里见到过眼前的这个女人。

总之,他对眼前的女人非常的熟稔,康庄感觉自己和眼前的女人一定打过交道,但他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康庄和舒菲一起把女人送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康庄又和舒菲一起把女人送到了抢救室。

这几天,忙着核查的事,他没有和舒菲联系过,其间,舒菲也联系过他一次,但是是为了林坤的事情才找到的他,他正好赶赴去矿井,所以,他们只是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从那之后,他们一直没联系过。现在又见到了舒菲,他打算和舒菲好好的聊一聊,顺便再和舒菲商量一下找林坤的事,林坤的事,他一定要帮。

还没等康庄来得及向舒菲开口,一个中年医生赶了过来,打断了他们的交流,让康庄去一趟医生办公室。康庄虽然不知道医生找他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跟着医生一起来到了楼上的医生办公室。走进办公室后,中年医生也没让他坐,而是直奔主题,开门见山地问康庄和受伤女人是什么关系,康庄解释道,他和女人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出于道义才救的女人。让康庄感到气恼的是,中年医生根本不相信他的解释,相反,还把他当成了肇事司机,开始追问康庄是哪个单位的,在什么地方撞倒的女人,怎么撞倒的女人,撞倒女人的时候目击者有哪些人。

中年医生不分青红皂白的随意揣摩,让康庄很恼火,他没好气地回敬了对方一句:“人不是我撞的,你也别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是路过学雷锋的。”

中年医生识趣的没有再问下去,也许,他也感觉自己的确冤枉了康庄。

康庄再次赶到抢救室时,舒菲却失去了身影。康庄顾不得再找舒菲,他打算先离开,因为他突然想起,孔轩还在心情茶馆等着他。在走之前,他打算找到舒菲,另行约个时间和舒菲谈谈,毕竟他们曾经拥有过一段美好的过去,就算不是为了过去,就算是为了林坤,他也和舒菲好好的聊一聊。

还没等康庄来得及转身,又有一名女医生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对康庄说道:“你是伤者家属吗她伤的很重,需要观察一下再说。”

康庄道:“那好吧,我还有事,得马上离开一下,请你们在她醒来之后帮她通知家属吧。”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听说康庄要走,女医生就迷惑不解的望着他,问道:“你走难道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吗”女医生之所以迷惑,是因为她不相信现在的社会中还会有如此好心肠的人,还会有甘愿做活雷锋的傻子。

康庄向女医生解释,他和女人没有任何联系,女人是在大街上被摩托车撞倒的,而肇事司机又逃跑了,他正好路过那里,所以才和刚才的那位小姐一起把女人送到的医院。

女医生虽然很佩服康庄,但皱了一下眉,道:“那你也得留下通讯方式,有事情我们必须联系你。”

康庄很不解,道:“必须要留吗为什么必须联系我”

女医生又换上了一副冷冰冰的脸孔,对康庄说道:“你必须留下通讯方式,万一她醒来后支付不起医疗费用,我们找谁去我们医院以前就发生过这种事情,有的病人家属为了达到不交或者少交医疗费用的目的,就采取过这种”

康庄哭笑不得,本来是做好事的,倒引起了无端的怀疑,他苦笑道:“你不要多说了,我理解你的难处,我也很理解医院的难处,如果病人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你就找我吧,我在市委上班”

还没等康庄说完,女人突然认出了康庄,一脸的惊喜,道:“我想起了,你是市委办公室的康秘书,是吧”

康庄没有否认,点点头,道:“是的,我是市委的康庄,有什么问题找我就好了。”

确定了眼前的人就是市委秘书康庄后,女医生完全换了一副面孔,道:“哪里,康秘书送来的病人,我们一定全力救治。象你这样的活雷峰,得让电视台给报道一下。”

就在这时,舒菲赶了过来。康庄马上戏谑女医生道:“要报道,你还是报道她吧,她才是真正的活雷锋,救人的是她,我只是帮了个小忙。”原来,康庄并没有离开,她是去住院处为受伤女人办理相关手续的,要不,医院不同意救治。舒菲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女人的同情心。回来的时候,正听到康庄说报道不报道的事,她被搞糊涂了,所以,迷惑不解的望着康庄。

康庄冲她无奈地一笑。

既然康庄把球踢给了舒菲,女医生马上又把目标锁定到舒菲身上,开始询问起舒菲起来。

好容易才摆脱了女医生的纠缠,康庄和舒菲一起走出了医院。

走出医院的大门,康庄一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他和孔轩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康庄感觉孔轩一定已经走了,于是,他开始拨打孔轩的电话,想和孔轩解释一切,但孔轩的电话却是关机。

康庄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既然孔轩离开了,他打算和舒菲好好聊一聊。于是,他邀请舒菲上了他的车,向星期天酒吧开去。

在他和舒菲走进星期天酒吧的时候,孔轩正气冲冲地从星期天酒吧经过。

她等了康庄一个多小时,康庄却迟迟不来。她一肚子不满无法发泄,只得往回赶。

突然抬起头一瞥,却发现一个酷似康庄的男人和一个女人走进旁边的酒吧,她紧走几步上前细看,正是自己等候多时的康庄。

怪不的他没来,原来在陪别的女人。

孔轩伤心极了,扭头就走

让康庄和舒菲没想到的是,他们一起救治的女人正是曾经陷害过康庄从而导致他们分手的李香香。

李香香是在去超市的途中被和尚驾驶摩托车撞倒的,和尚是在姜涛的授意之下专程截杀李香香的,看到李香香在摩托车的高速冲撞下飞出了十好几米,和尚认为李香香一定已经香消玉焚了,他怕引来警察,赶紧逃之夭夭,向主子汇报去了。

殊不知,李香香命不该绝,她虽然被撞出了十好几米,但头部正好落在了路边的杂草丛中,在杂草的缓冲下,她没有被撞死。并且,李香香在倒地的瞬间瞥见了和尚的背影,虽然李香香并没有认出和尚,但她感觉背影似曾相识。

那股撞击的力道太大了,还没等李香香来得及细想,她的大脑就一片空白,失去了知觉。

李香香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她的那位老实木纳的男人还不知道他的老婆是因为惹上了塌天大祸,被人追杀的缘故,他认为妻子只是出了车祸,属于正常的交通事故。所以,他告诉李香香,她出车祸了,让她安心养伤。

她丈夫虽然告诉她是车祸,但李香香心里明白,自己的车祸一定事出有因,再联想到倒地间瞬间见到的背影,李香香预感自己的车祸一定是人为造成的。想到这一点,她马上想到了姜涛,当怀疑是姜涛向她下毒手之后,李香香惊恐万分,因为她知道姜涛的为人,既然姜涛产生了杀意,姜涛一定不会放过她,因此,她立刻让男人给她转院,而且是马上离开沂临。

她的男人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以为她被吓糊涂了,所以不断安慰她,让她安心养病。

她又急又怕,以至于急火攻心,又昏了过去。

又过了一天,她才再次从死神的边缘捡回了一条命。

这次,医生告诉她,是市委秘书康庄和一个叫舒菲的女人救了她,并且把她送到了医院,听到康庄和舒菲的名字,她马上想起自己曾经不止一次的陷害过康庄,也是因为她的陷害才导致舒菲和康庄分道扬镳。然后,让她无法相信的是,竟然是她曾经陷害过的人救了她的命,她怎能不愧疚,再联想到姜涛对她的所为,她简直是愧疚万分,她更为之不安

但目前她不能多想,她目前最重要的是保命。所以,她让她的男人马上联系车,她要离开沂临,她要去省城去。平时宠幸她惯了的男人禁不住她的乞求,出去联系车了。

李香香的男人前脚刚走,和尚后脚就走进了李香香的病房。

李香香住的是单人病房,所以和尚进来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

和尚是接到姜涛的命令后才赶过来的,姜涛得知李香香并没有被撞死后雷霆大怒,在电话中把和尚臭骂了一顿,让和尚无论如何要让李香香从这个世界上马上消失。

姜涛的命令,和尚不能不听,为了丰厚的奖金,和尚只好铤而走险。他蹲守在医院里已经有一阵子了,目的就是为了瞅机会,但这样的机会很难把握,因为李香香的男人几乎寸步不离,让和尚无从下手。好不容易才等到李香香的男人出去,和尚感觉机会来了,他向李香香的病房赶去。

和尚进来的时候,李香香正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她还以为是男人回来了。直到和尚走到她的床边,她才睁眼一看,一个凶神恶煞般的男人正站在面前,她吓坏了,男人正是和尚,看见和尚,李香香预感和尚一定是图谋不轨,她惊恐万分,想大声求救,还没等她叫出声,和尚就捂住了她的嘴

和尚尽管胆大包天,杀过不少得人,但在大庭广下的医院里杀人,他还是头一次,所以,他的心里就象揣着几只兔子一样,狂跳不止。毕竟是在医院,一旦惊动人,他能杀死李香香,但他的命也无法保住。虽然金钱重要,但命比金钱还重要,所以,在杀人的同时,他也要保全自己,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他必须以最快的时间杀死他要杀死的人,同样以最快的时间离开现场,正因为如此,李香香一停止挣扎,他赶紧逃之夭夭。

迎面,他遇到了来医院的舒菲,舒菲是来看李香香的。

几天来,她找林坤还是没有任何结果,她忽然和被她救下来的李香香有同命相怜的感觉,所以,她来到了医院。

没想到,她到了医院倒救了李香香一命。

看见舒菲,和尚惊慌失措,怕被舒菲认出自己,赶紧从另一处逃离了医院。

其实,李香香还没死亡,她是连急带怕,再加上刚出车祸身体虚弱,很快晕了过去,让和尚误以为她已死亡。

舒菲看见一个男人慌慌张张的样子心里也很狐疑,待走进病房一看,李香香晕倒在床上,她赶紧呼叫医生,正在这时,李香香的男人也从外边赶了回来。

在医生的抢救之下,李香香又挽回了一条命。

看见李香香虚弱的躺在床上,舒菲知道自己留在这里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于是和李香香的男人告别,离开了医院。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