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请爱我无删风车动漫

凌云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是,他梳着赌神一样的大背头,当然,背景音乐也是赌神出场时的那段经典旋律。(文学楼)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打着领结,衬衫**着一条狗链那么粗的金项链,从劳斯莱斯或林肯车里……总之一定得是上千万的车里,缓慢钻出来,旁边有西装革履的贴身保镖伸手护住他头,以防他被车窗碰到。他走在红地毯上,两旁全是鲜花和掌声,还有不停闪烁的镁光灯,两旁观众不停对着凌云指指点点,看那,他就是拥有上千亿家产的凌老板的亲爸爸呀……

嘿嘿,凌云差点把腹肌都笑出来了,简直就没法从幻想中醒过来,他恨不得弹指一挥就是三十年后,好享享企业家儿子的福。

阎罗王笑咪咪的看着凌云:“知道地府有多照顾你了吧?好好干!”

凌云收住笑容,沉思半天后,猛然跪下:“对不起,阎罗王大人,我想辞职!”

“为什么?地府刚送给你这么优秀的一个儿子!人要知恩图报那!”

“正是因为地府给我送了一个优秀的儿子,所以我才要辞职。女人怀孕时很辛苦的,会尿频,半夜会经常肚饿或者小腹难受,总之有着许许多多的不适。我做丈夫的一到十二点就跟死人一样叫不醒,这明显不合适吧?”凌云道。

阎罗王捻须不语,凌云又接着说:“就算你这次不批准我辞职,我最多也只能干十个月了。等我儿子一出生,我就更没法干了。小家伙夜里都会醒好多次,要换尿布之类的。所以鬼差这工作真的没法再干了。”

凌云这次说的话确实句句合情合理,阎罗王也现出了为难的表情,一时间难以取舍。

牛头马面在一旁也帮忙劝着阎罗王,黑白无常老样子,在旁拖着长长的舌头嘿嘿冷笑,并不表态。

这时一个宏亮的声音传来:“阎罗王,别答应他,这小子最没信誉了。你当地府是菜园地啊,说来就走,说走就走?我强烈反对!”

凌云回头一看,是一个穿青袍的判官,尖嘴猴腮,山羊胡子,原来是查察司。凌云心头一震,***,估计是上次说好烧av光碟给他,结果没烧,肯定是生我气了,来报复我了。他眉头一皱,计上心头,想好了忽悠查察司的办法。

凌云上前拉拉查察司的衣角:“兄台,请借一步说话。”

“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老夫生平最恨没信誉之人,与猪狗没区别!”查察司没好气的一挥衣袖。

“我实在是没办法烧给你,过了这阵风头吧!”凌云小声道。

“什么意思?怎么回事?”查察司一挑眉头。

“最近人间在扫黄你知道吗?东莞几百万小姐都失业了啊,窝藏色情光碟可是重罪啊。你以为哪里还能买到光碟?再说了,人间这么大张旗鼓的在搞扫黄,我怕地府也在搞,万一地府也在搞,我将光盘烧给你了,岂不害了你?所以我就没烧。寻思过了这阵敏感期再说。”凌云将五官挤出了一个非常诚恳的表情。

查察司疑惑的看看他,又跑去问牛头马面:“你们常在人间跑,人间是不是真在扫黄呢?”

凌云想查察司是文职工作,类似于企业里做财务的,基本不用出门,根本不知人间状况。而鬼差就像企业里做业务员的,长年出差在人间。

牛头马面一向老实,自然点头称是,还添油加醋的说扫黄当夜,许多嫖客为逃避警察,跳楼摔死之类。

这下由不得查察司不信了。既然信了,怒气自然也消了,也帮忙劝起了阎罗王。

这个说谎的技巧凌云是跟韦小宝学的,韦小宝说,十句谎言里夹杂了两句真话的话,那么其他的谎言也容易蒙混过关。

人间扫黄是真,不过没扫到色情光碟这一块,本来就没钱嫖的吊丝们丝毫没受影响,还是片照看,管照撸。

“阎罗王大人,待我阳寿尽时,我决定为地府做二十年鬼差再投胎,如何?”凌云豁出去了,其实最关键的是他本来就不讨厌鬼差这工作。

这下终于打动阎罗王了,他颌首道:““好吧。今夜做完以后就不用来了!”

“谢阎罗王!小的执行任务去啦!”凌云高兴极了。

“完成任务早点回来,我们喝个散伙酒!”牛头马面一干同事挤眉弄眼的道。

“啦啦啦,我是拘魂的小行家,大风大雨都不怕,一边走一边笑,今天的心情真正好,一个晚上就拘2个魂!”凌云唱着改编的儿歌“卖报小行家”,一边狂奔向人间。

最后一次做鬼差,心情复杂,先是极其的兴奋,慢慢的,他又感觉自己有些不舍这份职业,歌声越来越低,最后他干脆闭上了嘴,甚至有点闷闷不乐。

电影里警察毫无例外的总是在退休的那天或前天死,我今晚不会出什么事吧?想到这点,凌云一下子紧张起来。

路过市繁华地带九州市场那儿时,他看见几个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兵正持着喷火器对着一处墙角,并大声呼喝着什么。凌云停了下来,被堵在墙角处的正是小泽玛丽亚和天海翼。

她们背紧贴着墙角,握紧拳头,神色十分紧张。凌云还是第一次看见充气娃娃也会有慌张害怕的神情,他知道她们必死无疑,其中因天海翼有小王的思想,等于是半个小王,凌云还有点于心不忍。

火舌毫不留情的喷射了出去,天海翼和小泽玛丽亚瞬间成为了一堆胡乱舞动的火球。她们发出阵阵嚎叫,当然她们不会怕痛,她们只是极度害怕时自然而然的惨叫。

天海翼叫的声音和小王一模一样,凌云皱着眉头捂住了耳朵,尽管他知道真正的小王早已经投胎,可他听见朋友的惨叫声,还是觉得极其刺耳。

今晚的2个魂魄拘到了,是2个特种兵,很年轻。凌云也看到了事发现场,有个男充气娃娃太过狡猾和灵活,左闪右避,就是射不中他,足足将特种兵喷火器里的火药都耗完了。没有了喷火器,人类自然不会是充气娃娃的对手,所以他们算是因公殉职为国捐躯。

回到地府后,凌云问阎罗王:“你说人间的充气娃娃会被消灭干净吗?或者说截止目前,已经消灭干净了吗?”

“说不好,充气娃娃并不在生死簿上。”

凌云皱着眉头,想起了被自己藏在家里的小梁,天知道会不会有别的充气娃娃也和人类产生感情,被人类私藏着?于是他道:“我觉得这世间充气娃娃是不可能杀完的。第一,可能有些高智商的娃娃躲了起来。要知道,她们除了没血和没呼吸,其他的简直和真人一模一样,真的很难分辩她们是人还是妖。第二,只要有寂寞的人类,只要有工厂生产充气娃娃,肯定还会有新的充气娃娃成妖。解决办法两个,一个是呼吁戴套插娃娃,不过这个很难实现,就像没有男人愿意撸管还带手套似的。第二,政府强行关闭所有的充气娃娃工厂。”

阎罗王微微一笑:“其实这些充气娃娃也不完全是丧心病狂,我也知道她们为何杀人。她们不喜欢乱来,如果规规距距生活,我想,充气娃娃对你也不会有什么威胁。所以,有充气娃娃存在世间,或许还是件好事,提醒人们不要放荡形骸,别拈花惹草。”

“呵呵,没用的。有种绝症病毒就是专门祸害xing滥交的人,绝不会伤害对情专一的人。可它们依然吓不退寻欢作乐的yin荡人们,人的欲望,无法控制啊。”凌云道。

“什么病毒?”阎罗王一时没反应过来。

“艾滋病毒呀!”

“哈哈!”整个地府都哄堂大笑。或许鬼差们也见过太多死于艾滋病的人,死亡和病毒都吓不退人类的欲望,该搞基还是搞基,该嫖妓还是嫖妓,这或许就是人类的劣根xing之一。

“但现在除了艾滋病毒外,滥交的人们又多了一个天敌,那就是充气娃娃,但愿能吓退一些男盗女娼的人类吧。”阎罗王叹道。

“别说那么多了,大家尽情happy吧!”牛头马面舞起了钢叉和钢钩,黑白无常拖着长长的舌头,甩着头,像迪厅里吃了**的小青年那样。

地府响起了诡异的音乐。奇怪的是,在人间这种音乐是火葬场常放的哀乐,很沉重。但凌云此刻听到,却觉得如摇滚dj舞曲一样,让人无比亢奋。这或许就是到什么山唱什么歌的道理吧。于是凌云也扭腰摆臀,和牛头马面牵着手,跳起了笨拙但欢快的舞蹈。

地府上空早已挂起了几条高高的横幅:“鬼差凌云光荣引退狂欢会”、“欢迎你常回家看看”、“地府就是你永远的家”之类。

一夜狂欢自不必多说。

凌云回到人间后,正式关闭了灵异侦探社,开了一间中等档次的澡堂,这样爱洗澡的他,就可以整日泡在澡堂里又不用花一毛钱了。资金来源是当地政府奖励了他一百万元。因为灭充气娃娃,他有大功劳。

而程洛和小梁,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们了。若干年后,有人传言说在一座偏僻的山上发现了野人。奇怪的是,那男野人胡子拉碴显得苍很老,但女野人却干干净净,非常年轻漂亮,年纪看起来像是祖孙,可他们亲昵的行为举止却分明像是一对情侣,一对非常不般配,但却相濡以沫举案齐眉的恩爱情侣。

更奇怪的是,他们都只有一只手。

再后来,有一位凌姓企业家,要买下那座发现野人的山开发成旅游休闲山庄,宣称就以野人为噱头来吸引八方游客。政府招标各项筹备都已完成,各路媒体都跟踪报道。就在要开工时,那位凌姓企业家却又突然宣布不开发了,继续荒着那座山。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各路媒体无法市民想破了脑袋也无法分析出为什么。

又是若干年后,才有坊间传闻,说是那位姓凌的企业家的父亲不允许儿子开发那座山。至于凌老板的父亲为什么反对,坊间传闻更是有鼻子有眼睛,说凌老板的父亲认识山上的野人,并且山上的那个女野人不是人,是充气娃娃……

人世间的各种传闻绯闻多了去了,谁又会在乎真假呢?或刻意追查真假呢?当是饭后谈资,权当娱乐罢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