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文师叔此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无故出现的妖兽,竟然和自己是一个境界,都是分神境,自己虽然是分神境中期,但妖兽往往要比人类强大的多,此时在看到这只火系妖兽大开杀戒,文师叔那真是心在滴血呀。

“孽畜,休要猖狂,众弟子听令,布阵...”

正气门不愧是修仙第一大帮派,众人弟子在听到文师叔的喊声后,立刻摆出一个奇特阵型,祭出自己的法宝,投于空中,在半空之上,所有的法宝都汇聚一起,凝具成一把巨大无比的利斧,那位文师叔更是首当其冲,站在阵法的最前端,双手不停地结着奇异的手印,半空中那柄巨斧,也随这文师叔手印的变动,而不停地朝着熔岩灵王挥舞,巨斧斩在熔岩灵王身上火花四溅,熔岩灵王那巨大的手掌形利爪也在不停地还击,一时间你来我往,战局僵持不下,虽然愈演愈烈,但也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就这样僵持着。

一直躲在旁边观战的楚昊天,看到此局面心里乐开了花,打吧,打吧,一会我再去加把火,看还不烧死你们。

这边文师叔一边控制着利斧抵挡那熔岩灵王的进攻,一边不停地劝说:“灵王,我们都停手吧!再打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灵王,再打下去你我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若是在被他人做了渔翁,我们得不偿失。”不过,此时的熔岩灵王显然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毫无停手之意,而且那飞舞的火焰还化作利刃斩向正气门弟子。

在看到那熔岩灵王丝毫没有停手之意后,文师叔嘴都气歪了。“不可理喻,给我杀...咦!杨于城,你搞什么鬼,快起来归位。”文师叔突然发现一名阵中弟子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地上,原本这名弟子祭出的法宝也掉落下来。

楚昊天一招灭世,就悄无声息的,将一名正气门弟子的灵魂没杀了,随着那名弟子的死去,整个大阵也开始摇摇欲坠,半空中的巨斧也开始慢慢的溃散。

熔岩灵王看准时机,突发一拳,正打在大阵之上,此时的大阵再也经受不住冲撞彻底崩溃了,那位文师叔手当即冲的被那一拳之威击成重伤,掉落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没有了大阵的守护,那熔岩灵王就似虎入羊群,正气门弟子面对那凶相毕露的熔岩灵王毫无还手,纷纷别杀。

重伤的文师叔艰难的站起身,看到被熔岩灵王杀死的众多正气门弟子,老脸纵横,心在滴血。

一直并无参战的李青然此时赶紧伸手扶起那位文师叔并劝说道:“文师叔,这只妖兽太强了,我们还是撤走吧!”

文师叔面色暗淡“恐怕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只有拼死一击了,青然,你拿着这个,一会我上前先缠住那只妖兽,你看准时机,见这个东西打在它身上,我们或许有一半的几率可以杀死它。”说完那位文师叔就冲了上去。

李青然看着手中这黑色圆球一阵茫然“才只有一半的几率,那就是还有有一半的几率杀不死了,那...那我不就惨了,呵呵,老东西你想死,我可还没有活够呢。”

战场中,那位文师叔现在更是伤上加伤,不过在他控制住熔岩灵王双臂时,脸上却流出了诡异的一笑,就好似胜券在握一样放声大笑“哈哈...畜生受死吧!青然,用那颗轰天雷打它。”

那熔岩灵王也本能的感觉到了危机正欲全力挣扎,可以过了好一会也没有什么异况发生,此时的文师叔和那熔岩灵王都是茫然一片,在看看身后哪还有李青然的影子呀!只有一颗黑不溜秋的珠子静悄悄的躺在那里。

看到此景,那位文师叔脸色惨白,突然大笑一声,脸色由白变红,身体也开始膨胀“李青然,你不得好死,啊...”

嘭...一声巨响,在绝望之际,那位文师叔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爆。

自爆的余波四处蔓延,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就连躲在远处的楚昊天等人此时也是灰头土脸。

不过,楚昊天此时那真是心情澎湃呀!熔岩灵王给力,那位李青然更是给力,现在的楚昊天再看啊李青然时要多顺眼有多顺眼,真是太给力了,太可爱啦!

那恐怖余波刚过楚昊天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刚出魔虫迅速解决掉正气门余孽,就开始大搜刮起来。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人比楚昊天更高兴的人,那就是老四楚天露了,她可是一直都在盯着那被自爆震死的熔岩灵王,在它刚化成晶石后,就迅速收入到空间戒指中去了,看的楚昊天那是一阵蛋疼呀!

自己可真是笨蛋,怎么把最珍贵的晶石给忘了,真是失算呀!

不过楚昊天此时那也是满载而归了,最总要的是那颗轰天雷也被他给找到了,这可是好东西呀!呵呵。

新人新书O(∩_∩)O谢谢支持求推荐求收藏(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