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

“我很感激他,是他教会了我如何爱人与无私付出!

我从来都不曾后悔拥有过这一份感情……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是很好的朋友、家人。%D7%CF%D3%C4%B8%F3”

说起秦羽,楚月只留下无限感慨,心,也倍加沉闷。

回到现代后,只听玄夜说起过他,知道他已经安然无恙了,却没有通过一次电话,没有发过一条消息。

不是要不到对方的联系方式,而是——两人再一次同心的选择了顺其自然,不主动联系。

秦羽,无论是在大楚还是如今,让我愧疚一生的人只有你!

谢谢你尊重我的选择,放手成全!

谢谢你待我的念儿视如己出,教他,育他!

也谢谢你,曾经让我爱你!

与你相知,是我之幸,永生不悔!

……

楚月回答的坦诚。

现场突然沉静了数秒,媒体大概没有想到楚月不但没有否定前段感情,而且摆在了明面上说感激对方的话。

众人齐齐看向了玄夜,眼神意味不明,只坐等着看好戏。

角落里,季成羡突然起身。

一个能把感激前任的话明目张胆地告诉现任的女人,却一口否定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此,还不足以说明,楚月是真的不爱自己吗?

“玄少主,请问您是否是利用了自己身份的特权,而威逼利诱楚月小姐嫁与您呢?”看到季成羡起身了,一个不报家门的记者突然开口问道。

“毕竟您身有怪症,体内寒气过重,便是身强体壮的成年男子也很难与您在同一空间相处十分钟以上,更何况是楚小姐这般柔弱的人将要与您共渡一生!”

夏利平几番想要打断这个贸然开口的记者所提的问题,最终却被制止了。

玄夜没有立马开口回复,只是另一只不曾与楚月相牵的手,缓缓抬起,摘下脸上的面具……

这是他第一次将自己的本来容貌呈现于世人面前,为的就是这一刻——无需多语,便让所有人乖乖臣服!

“哄~”

在玄夜拿下面具的那一刻,现场完全失控,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规则、纪律,唯一的动作便是拍拍拍。

更有甚者,拿到暂扣在外的通讯设备后,直接冲出了酒店,往自家台里、公司打电话,做最简洁的汇报:

玄少主的面容并非网上所说的丑陋不堪,实则惊为天人!

这一新闻迅速掩盖了之前秦楚两家、地位悬殊的定亲之事,冲爆了网络点击与社会关注度。

与小女孩的花痴崇拜不同,看着各大屏幕上出现的玄夜真容后,政客们一致倒向了“维系玄家血脉正统”的阵营。

而季成羡…怕是要被弃了!

而事实也是如此!

不过一瞬,季家各产业的股价直接跌停,被整顿的整顿,还收到了不少律师涵。

下面的某些人,也许会因为诽谤、造谣、传播虚假新闻而面临刑拘。

“玄九,你赢了!”

望着玄夜与楚月在众人的拥簇下携手离开,季成羡眼里闪过浓浓的落寞。

……

“我很感激他……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是很好的朋友、家人!”

男子关掉电视,夹着一根香烟,走到窗前,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吐出一口青雾,叹道:“月儿,要幸福!”

只有你舒心快乐,我才能从这陌生的世界中…感受到一丁点的幸福!

“嗡——嗡——”

桌上手机震动,低沉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套房里显得很是响亮。

秦羽怔了下,伸手接听。

“你好!”

“我是玄夜!”

“我知道。”那么多年的兄弟,如何还听不出他的声音!

“……”

“我和月儿的婚礼订在三个月之后,你能来……”

秦羽突然出声打断,“家里安排我出国留学……两小时后起飞!”

秦羽紧紧握着手机,心,无意识的抽动。

香烟烧到了顶,灼了手指,秦羽却浑然不觉。

“……羽…”电话这头,玄夜紧锁着剑眉,想说什么,最终都化成了一声长叹。

“一路平安!我们等你回来!”

我们…也包括她吗?

秦羽苦笑,“好!……祝你们白首到老!”下辈子,我不想再放她手。

“谢谢!”

……

“他不会来吗?”电话挂断之际,秦羽听到那头传来她小心翼翼相问的声音。

有失落?还是遗憾?

秦羽不知!

只是这一刻,原本想逃离的心…松动了!

离开,是为了将她淡忘!

可是,淡忘之后,他…还剩下什么?

多活了大楚的二十多年,心境早已不是当初的——青涩、冲动、易感情用事。

重活一世,淡然处之,好似什么都看开了,也好似…什么都入不了心了!

学业?

不过是为将来的仕途添砖添瓦。

事业?

曾经已贵为王者,才知道权力、尊荣却也不过如此。在大楚,他是天才,有能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振兴一个国家。

可是在这天才横生的现代,他却什么也不是,入不入仕……除了给家里长脸,什么也无用!

家庭?

呵呵~

……

没有她…他的世界根本不转!

若真把她忘了,再失忆一回,那他的世界是就此复燃,还是从此死寂?

而且已经努力过二十多年了,除了将她更深更好的铭记于心,何曾忘记过一分一秒!

拨着早已经烂记于心的号码,可是呼出键却迟迟按不下去……

一个小时后!

那个号码到底没有拨打,秦羽抬手看了看时间,拿上不多的行礼,走出了酒店。

没有停留!

又一个小时后!

飞机还未起飞!

秦羽的手上依旧拿着个手机,号码拨了又删,删了又拨……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选乘星空联盟成员Z国国际航空公司CA航班前往M国纽约航班。

……

机门即将关闭,请您关闭手机等电子设备,并系好安全带……”

秦羽苦笑一声,按下手机侧面的按键准备关机……

“嗡——嗡——”

小月!

秦羽心一颤,迅速取消关机,并划过了接听键……

“喂~”声音一如往常的温柔,充满磁性与宠溺。

“秦羽,是我!”

“嗯!”我知道,如果不是你,我又如何会接!

“你…要出国深造?”是在躲我吗?

“是!”也不是,月儿,我该拿你怎么办?

“……”

“……”

两边皆是沉默!

“……机门即将关闭,请您关闭手机等电子设备……”广播里,提示继续响起。

“羽!”

“月儿!”

两人一同出声。

“你先说!”秦羽发挥着绅士风度。

“我们还是朋友吗?”失去了一个宠我爱我的恋人,我不想再失去一个帮我护我的朋友!

“……当然!”你应该知道,我不能没有你,哪怕只是朋友,能留在你身边、守着你,便已是幸福。

“嗯!”楚月松了口气,连连点头,“永远的朋友!”

永远的朋友?

秦羽黑脸,严肃道:“下辈子最好不要让我遇见你,否则,我不会再放手!”

楚月听了,“咯咯”直笑,“休想!你还要给我儿子当干爹呢!下辈子也是!”

“先生,飞机将要起飞了,请您关闭手机,谢谢!”空姐微笑着走了过来。

秦羽拧眉,点了点头,转头朝电话那头温柔的说道:“月儿,我该关手机了!”

楚月也听到了空姐的话,心里莫名一空,慌忙道:“落地后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好!”

合上手机,装回口袋里,秦羽看着还未闭合的机门,出声问道:“怎么还没有关闭机门?”

空姐过来,“还有一位乘客没有登机!”

秦羽恍然。

偏头望向窗外,登机口出现了一个行色匆匆的乘客。

秦羽突然起身,从行礼架中取出自己的行礼,飞奔出了机门……

“先生……”

背后,空姐们在呼喊着什么,秦羽一无所知!

他只知道——离不开!

放不下!

从她的世界消失——他亦……做不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