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暗卫同时H公主

一股强悍无比的力量在波动着,似乎整个天地都随之震动起来。 Ш Ш Ш co

天意之力!

天威终于动用了他最后的底牌,仅剩的天意之力被他源源不断的抽出来,汇聚在身前,形成了一个玄奥无比的文字。

就连六煞星都不认得这个字,似乎这文字根本不属于人世间。

“混蛋……这家伙要拼命了!他竟然动用了这么多的天意之力!”破军吼道。

残兵道:“他被耿直逼急了,耿直竟然能将他逼到这种地步。”

“可他的天意之力太强大了,耿直……”拘牢有些担忧的道。

天威释放出来的天意之力雄厚无比,如同一座深深的海洋。

相比起来,耿直分解出来的天意之力就像是一座宁静的小湖泊,两者的数量级相差太大。

更恐怖的是,天威这一次吐出的文字竟然不属于人间,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的“禁字”。

禁字据说是一种比通天大道还要强大的力量,拥有着毁灭天地的威能,早就被封禁起来无法使用。

天威竟然动用了禁字,显然是狗急跳墙。

禁字一出,六煞星齐齐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有些吃不消了。

四周看似天大地大,可禁字竟然将力量笼罩到每一个角落,甚至连一寸都不肯放过。

六煞星只觉得到处都是禁字的力量,几乎难以喘息。

禁字的力量越来越大,几乎是有形的。

重重压迫下来,矛头直指耿直,只是一些余波扩散到六煞星的身上,已经让他们支撑不住。

作为目标的耿直,他承受的压力又有多大?

和六煞星的反应截然不同,耿直竟然没有什么动静。

从这一战开始,他就从容自若。不像是与天为敌,倒像是在进行一场表演。

直到此时,重压来临,耿直依然没有太多的感想。

他的内心里无我无物,无拘无束,无忧无惧。

天意之力周游在他的剑锋之上,微微震颤,耿直信手拈来一束,轻声的道:“聚!”

一个“聚”字,从耿直口中吐出,飘飘荡荡往天空飞去。

“言出法随!”六煞星齐齐震动。

天威能够言出法随,那是他代表着天意,一言出,万法行。

耿直怎么也能够言出法随?

天威也是脸色大变,厉声喝道:“你竟敢偷天之力!”

偷天之力!

六煞星浑身巨震,不可思议的看向耿直。

耿直的确是偷了天威的力量,“易”字有交换之意,耿直发动“易”字通天大道,神不知鬼不觉从天威那里交换来言出法随的威能。

只是他为何要吐出一个“聚”字?

不如“雷”“电”那般刚猛威烈。

也不如“浪”“潮”那般汹涌澎湃。

更不如“杀”“毙”那般穷凶恶极。

甚至比不上“束”“缚”那般进退自如。

小小一个“聚”字,何至于浪费掉一丝天意之力?

就在天威愤怒,六煞星不解的时候,那小小的,不受重视的“聚”字忽然炸裂开来。

黝黑深沉的长空之间,忽然爆射开一道恐怖无穷的剧烈白光。

那白光只是微微一闪,竟然释放出无比巨大的能量,一瞬间炸裂开来。

这个瞬间,周围的空气被巨大的能量加热而急速膨胀,爆发出一道道高压的冲击波,冲击波撕裂空气造成温度数百万度的火球,强烈的闪光和射线到处乱射,覆盖成一片恐怖绝伦的死域。

天威根本没想到小小一个“聚”字竟然藏着如此恐怖的威能,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冲击波笼罩进去。

六煞星则是看的傻掉了,怎么都想象不出来,一个“聚”字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聚字的爆炸还不等消停下来,耿直又轻轻吐出一个字来。

这一回是“裂”字。

一个聚,一个裂,当“聚”字的威力刚刚散去,硝烟中露出天威那血淋淋的身躯,正要疯狂反击的时候,“裂”字又炸开了!

轰隆隆!

比方才更恐怖的爆炸再度响起,天威的身躯还不等挺直就被压垮下去。

六煞星已经吃惊的合不拢嘴了。

他们难以想象在这样的连环爆炸之下还怎么存活。如果换成是他们,第一次的爆炸就已经足够将他们粉身碎骨了,甚至不需要第二次爆炸。

天威的抗击打能力要比六煞星强出许多,可在连续的爆炸之下,显然也受到了不可弥补的重创。

尽管还没有死,却也奄奄一息了!

耿直的身边还环绕着几丝天意之力,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却微张口唇,就要吐出下一个字来。

“我认输了!”天威忽然颤声说道,“你们要自由,就给你们自由!”

死寂一般的安静,耿直停下来,看向六煞星,征询他们的意见。

六煞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了一呆才明白天威认输了。

他们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破军大叫道:“你们听见了吗,他认输了,我们自由了!”

没有什么比获得自由更令人兴奋而狂喜的,就算他们是天上的星辰也不例外。

狂喜之后,最冷静的拘牢不忘问天威道:“你之后不会再来报复吧?”

破军恶狠狠的道:“他敢,敢来报复就让耿直再炸他两回!”

天威浑身一颤,连声道:“我发誓,永远不会跟你们报复。”

天威的发誓自然是值得信任的,否则他会遭到天意的反噬。

灰溜溜的天威逃走了,六煞星这才想起耿直来,围住他连声道谢。

破军好奇不已的道:“耿直,你小子真是深藏不露,你竟然能打败天威,真是……真是……”他一时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拘牢则是好奇不已的道:“耿直,你为何最后用了一个聚字和一个裂字,这两个字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可威力却超出我们的想象。”

耿直含笑不语。

他经过不少奇遇,身怀无数绝技,可真正不同的却是穿越者的身份。

这个身份甚至超出武道之书的奇妙。

风云大陆的人自然不会知道“聚”和“裂”的威能。可是来自地球的耿直却是非常清楚的。

在地球上,有人就利用简单的“聚”和“裂”,造出了能毁灭一整个星球乃至一片宇宙空间的大炸弹。

当然,这些话耿直不会告诉任何人。

至于其他的,倒是可以知无不言。

“其实,我最大的依仗就是一个易字通天大道,可就算有易字,我依然不是天威的对手。真正打败天威的人,并不是我。”耿直很认真的道。

六煞星都是一愣。

恶鹫道:“不是你还能是谁?”

“我的剑意是借由天威而来的,我的言出法随是向天威借的。不是我打败了他,是他自己打败了自己。”耿直道。

六煞星闻言都陷入了沉思。

“最大的敌人,永远都是我们自己。何况这一次,我们的运气挺好。”耿直又道。

六煞星不由自主的点头。

如果不是遇到了天狗吞日月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不是耿直拥有易字通天大道,这一战的结果会完全不同。

耿直又笑了笑道:“你们获得了自由,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破军迫不及待的道:“当然是痛痛快快的享受!”

拘牢一旁不冷不淡的道:“别忘了,我们还是天上的星辰,总不能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破军无奈的搔搔头,惹来一阵哄笑。

笑过之后耿直道:“其实我一直还有个问题,万剑玄关是一处什么存在,怎么被你们丢到风云大陆上去了?”

拘牢道:“那是一处宇宙空间的一隅,那处宇宙空间里充满了剑的意志。我们为了寻找一个能替代天杀之人,才从宇宙空间里挖下一座山峰丢在风云大陆,希望由此能够找到有缘人。没想到就遇到了你!”

“哦,那处空间在何处?我想去看看!”耿直经过这一战,知道自己还太过渺小。

武道之路艰难险阻,布满荆棘,别看他与天为敌甚至战而胜之,可耿直知道自己只是取巧。

如果他想在武道之路继续走下去,这处宇宙空间或许是一个巨大的契机。

“你想去,我们便带你去!”六煞星没有任何的犹豫。

数日之后,耿直置身在宇宙一处黑洞外。

黑洞里隐隐透出锋芒毕露的剑意,不等进入便让耿直有一种亲切感。

“就是这里了。”六煞星道。

耿直纵身往黑洞飘落。

破军在身后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出来?”

耿直笑了笑道:“我去去就回。”

说着,他一步跨入黑洞之中,眼前光影闪烁,一刹那间好地度过了亿万里的距离,意识再清醒时,眼前赫然已经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这是一个剑的世界,长剑短剑,直剑弯剑,刚剑软剑,阔剑细剑,单刃剑双刃剑,各种剑悬挂在天际。

每一柄剑,都代表着一种剑的真意。

每一柄剑,都象征着一种绝世武学。

耿直看的满心欢喜,信步走进剑中,全身心的投入进去。

这一去不知岁月,等他再降临,必将名动天下,横扫万千世界,踏上武道巅峰。

只不过,那已经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